(吉隆坡30日讯)专栏作家及经济研究公司龙洲经讯(Gavekal Dragonomics)首席经济学家卡列兹基指出,伊朗或有能力将产油成本降至每桶1美元(约4.30令吉),因此别低估伊朗重返国际原油市场所将带来的杀伤力!

据《华尔街见闻》报导指,卡列兹基是最近在英国全国性综合内容日报《卫报》撰文时,发出上述警告,这不仅对油价形成新卖压,且足以将美国产油业者赶尽杀绝。

卡列兹基进一步解释,虽然伊朗生产一桶原油只需花1美元,但所谓的生产成本并不等于伊朗销售一桶原油的收支平衡,因为石油仍需被提炼,且在销售过程中也涉及分销成本,这些成本也需要被加进去,才能得出最终的成本。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伊朗原油出口的收支平衡点远低于当前油价!”

报导指,伊朗为获更多收入,不太可能控制原油产量以提振价格。

而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此前也曾表示,该公司近来生产一桶原油的成本已降至介于1至1.5美元(约4.30至6.45令吉),较2008年时的5美元(约21.50令吉)成本已大幅下降。

■石油大企毫无招架能力

美国新兴网络媒体Quartz早前也曾披露,沙地阿拉伯的每桶原油生产成本大约介于10至20美元(约43至86令吉)。

《华尔街见闻》指出,卡列兹基因此认为,美孚(ExxonMobil)、蚬壳(Shell)及英国石油公司(BP)等根本无法和拥有庞大原油储备的沙地阿拉伯、伊朗、俄罗斯等企业竞争。

卡列兹基还举例指出:“伊朗石油储量在中东地区位居第二,仅次于沙地阿拉伯,而BP石油公司也曾预计,伊朗的原油储备约1578亿桶,足够中国40年的需求量,随着伊朗原油获得解禁后,这些原油都可能流入到国际市场。”

伊朗石油部长赞加内今年5月曾表示,伊朗优先发展的目标客户将在亚洲和欧洲,因为自2012年接受制裁以来,伊朗每天损失100万桶的石油销售,就主要分布于上述两个地区。

报导指,赞加内也曾表示,伊朗会通过下调价格的方法以获取更多的出口量,让出口水平达到制裁前的规模。

■明年每桶油价平均40美元

尽管如此,赞加内在上周预计2016年油价可以维持在平均40美元(约172令吉)水平。

原油市场目前呈供过于求现象,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在最新预测中称,油价可能要到2040年才能回到每桶100美元(约430令吉)水平。

今年高盛也曾在多份报告中称,由于全球原油供应超越预期,油价很可能跌至每桶20美元(约86令吉)水平,至到供应平衡后才会回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