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女接过与他约会的男生递上的可口可乐后,就不省人事,醒来时发觉被带去开房,而且还失身,几个月后诞下一名女婴。当她上庭指控蓝田种玉者迷奸他时,岂料法庭用了是否愿意及是否满16岁的两大理由判案,最后判决被告没犯强奸罪!
后来案件重审时被告自辩时,声称其实他与少女是搞车震,而且更不信自己搞出人命,更怀疑自己被冤了作了人家的爸!法庭再判被告无罪释放,为什么?

 

一名马来女子(姑隐其名)在马六甲地庭上作供,她于2008年6月(无详述日期)遭被告利斯祖安强奸后产下一女婴,案发地点在马六甲中部一所没有门牌的房屋里。

受害者指出,在案发过后发现自己没有来月经,知道可能怀孕了,但她不敢告诉家人被强奸这件事。

直到她母亲(SP2)惊见女儿隆起的肚皮,追问之下才坦白说出来龙去脉。

母亲于2009年1月2日带她去看医生(SP4),医生表示受害者怀有7个月身孕了,预产期是在3月7日。

到了3月3日,她平安生下一名女婴,化验局官员(SP8)到来抽取她、女婴和被告的血液样本,进行DNA测试。检测显示被告是女婴的亲生父亲。

被告因此抵触刑事法典第376条文(强奸),被控上地庭面审,在审讯过程中,控方共传召11名证人出庭作供。

 

受害者首次作供:汽水罐下药迷奸

我透过朋友介绍,于2008年6月初认识了被告,6月1日至15日之间,我跟被告外出兜风,被告当时开着第二国产车Viva来接送。

路途中,被告在一家杂货店前停车,我在车上等候,他下车买了一罐可口可乐给我,我接过汽水罐时发现汽水盖是已经打开的。

喝过了汽水,我感觉昏眩,但在半晕半醒之间,我知道被带去一所房子的房间内, 然后在一张床上遭被告强奸。

当被告要插入时,我有尝试推开被告却不成功,那时我是昏眩状态中。

我恢复意识后,发现自己躺在床上,身上裤子和内裤不翼而飞,被告则坐在旁边。

我觉得下体很痛,便要求被告把我送回家去。

 

甲州地庭法官阿末沙查理判词:疑点利益归于被告

控方尝试证明案发时间是在2008年6月1日至15日之间,指证受害者当时未满16岁。

大马法律禁止和16岁以下的少女发生自愿或非自愿性行为,否则就会构成“法定强奸罪”,被告可以面对最低5年监禁或打鞭或两者兼施的刑罚。

因此,只要证明受害者已足16岁时,就没有成年或未成年的争论,而辩方是咬紧女方是否愿意与被告发生性关系。

根据国民登记局官员(SP11)指出,受害者在女婴报生纸上注明的出生日期是1992年6月22日。换言之,到了2008年6月22日这一天,受害者才年满16岁。

根据受害者口供,她是在当年6月跟被告外出且被强奸,却没有提供明确的日期。

受害者还指出,在被强奸后发现自己没有像平常那样来月经,但她却忘记最后一次来月经的日子。但是当母亲在2009年1月2日带她去见医生(SP4)时,她却告知医生最后一次月经来是在2008年6月23日左右。

医生则在替受害者肚里胎儿做超音波检查后,推测受害者是在6月1日至15日之间发生性行为的。不过医生也指出,超音波检查会有1至2周的误差。

由于医生也不能给予确实答案,因此不能裁定受害者在被强奸时,是否已16岁,或是未满16岁。

基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法官裁定案发时是在2008年6月22日或以后,即受害者已年满16岁,所以受害者是已成年。

(所谓疑点利益归于被告,是如果在事实认定上存在疑问,那么则按照有利于被告的方向解释。例如在有罪与无罪之间存在疑问时,应宣告无罪;在重罪与轻罪之间存在疑问时,应认定轻罪;在数罪与一罪之间存在疑问时,应认定为一罪。)

换句话说,被告被控抵触刑事法典第376(b)条文,控方必须举证受害者是在非自愿情况下发生性行为。

11212221_1629166447320276_1340909290_n
在我国强奸属于重罪,最高被判坐牢20年,外加鞭刑,因此别逞一时之快而换来牢狱之灾。 —人民邮报制图—
■法官裁定受害者不可信

法官随后还挑出数项疑点,皆质疑受害者的诚信。

“在这情况下,本庭认为受害者并非一名有诚信和可信的证人,因此她所说喝下被告的饮料后即不省人事的口供,不能被接受。同样的,她说是非自愿下被强奸的口供,也不能被接受。”

法官表示,受害者证词的证明力很弱,证词也没有任何证人或医药报告可以佐证,法庭裁决依据受害者证词来下判是不安全的。

“基于案情有疑点,本庭裁决被告并无强奸受害者,没有犯下强奸罪,本庭也认为,双方发生性行为时,受害者可能已年满16岁。”

经过审讯后,法官裁决控方的表面证据不成立,被告在无需答辩情况下无罪释放,恢复自由身。

(所谓控方表面证据(Prima facie,拉丁名词),指控方所提出的证据足以令被告入罪,辩方有权在后面阶段进行抗辩。)

 ■高庭谕令被告回到地庭答辩

但控方不服向高庭提出上诉,而高庭允准上诉申请,传召被告答辩。在这过程中,高庭认为控方表面证据成立,成功证明被告犯下强奸罪。

高庭便谕令被告回到甲州地庭答辩。

被告选择宣誓后亲自在庭上答辩,辩方律师也无传召任何证人出庭。

 

被告供词:我们车震了

我在2008年认识受害者,但不确定是哪个月份。我拿了她的手机号码,在当月发薪后,只是约过她一次出来逛街。

我当天中午12时开着白色的Viva轿车去接她,她那时穿着牛仔裤和T恤。

在下午3时左右,我把车子停在一家朋友经营的修车厂附近,该修车厂位于偏远内陆地区。

我承认,我停在那里是想跟受害者做爱。

到了修车厂附近,我放平两人的座位,关着车窗,开着冷气和引擎,然后我们脱去裤子,没有脱上衣。

我坐在司机座位上,她就跨坐在我身上,我抽插了10分钟左右,那时我没有戴安全套,最后便射精。

穿回裤子后,下午6时多我把她载回家去。我事后多次尝试联系受害者,但不受理会,我们过后没有再碰面。

■谁懂孩子是不是我的?

7个月后,受害者和家人才来找我,告诉我她怀孕了!

我不要负责任,因为我只跟她做爱一次而已啊!而且她经常跟别的男生出去,天知道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我的?

不过在孩子生下后,DNA测试证实我是亲生父亲,我才跟女方家人商讨抚养孩子及结婚事宜,但对方家人不赞同。

 

法官阿末沙查理判词:受害者供词有出入

受害者这次作供关于案发地点与首次在地庭上作供(2012年11月7日)有出入,当时她口供显示在被强奸时是没有知觉的,只有在清醒后发现下体疼痛等等。

然而到了2013年1月10日在本庭给口供,却指出她是有知觉的,能清楚说出案发过程,包括被告脱去她上衣和内裤、抚摸她、插入的姿势、看见被告阳具插入等等。

这对于一个处在昏眩或半清醒情况下的人来说,能详细描述案发过程是不合理的。

很明显,受害者的口供不能被接受,而且跟她早前口供产生矛盾,因此产生疑点,即受害者有没有说实话。

如果受害者真的喝下饮料而陷入昏眩,不省人事,她肯定不能详细描述过程;反之,如果她是有知觉的,理应在首次开庭时就说出细节,而不是到了今时今日被传召后才这么说。

再说,假设受害者是事后忆起所有过程,那问题来了,被告是否曾递给她有问题的饮料?

■辩方在“自愿”这点挑出疑点

此外,被告承认曾跟受害者发生性行为,然而被告说是车震,受害者却指是在房间内,两者说法是有出入的。

被告经过控辩双方律师盘问后,本庭认为被告口供是可信的,特别是案发日期和地点这两个因素。

虽然被告忘记外出日期,但被告同意是在2008年6月发薪后,而他发薪一般是在月头或月尾。

如果是6月底发薪约受害者外出,受害者当时便年满16岁了。

换言之,如果是女方自愿的情况下,双方的性行为并不构成法定强奸罪,被告没有抵触刑事法典第376条文。

至于受害者是否自愿这一点,本庭对受害者口供存有疑点,已如上所述。

尽管控方质疑被告答辩,控方声称案发地点是在房内,但本庭认为,无论是在哪里发生,辩方在受害者是否自愿这点上成功挑出疑点。

■被告无罪释放

法官裁定,基于上述理由,在考量控辩双方陈词,及被告答辩后,辩方成功挑出合理疑点,所以控方未能举证被告犯下强奸罪。

“被告无罪释放,恢复自由身。”

 

【法网奇情 】系列报导
天网恢恢判決
无人证有旁证 奸杀女郎判死罪
夜半入房摧花?法庭判强奸犯无罪
轮奸案淫迹溅飞!法官:谁硬上弓?
只是身体紧贴!法庭拒判兽父淫继女(露骨)
不见入桩何来奸?姐夫否认鸡奸妻舅(露骨)
怕怀孽种 11岁女童揭父兽行
承认奸女童 法庭无法判强奸罪
只舔没含不算罪?狼师活塞男童脱罪(露骨)
纱笼下的兽欲(露骨,请酌情阅读)
少女借钱误献身!贫贱大叔趁危劫色
幽会男女做不成夫妻 鸡奸淫行扬公堂

“法网奇情”系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放诸四海皆准,在马来西亚犯罪,上庭面控就得面对罪责!每宗判例是依循法律原则与精神来判案,但是法内无情还是法外有情?被告是否罪有应得?每宗案件是否经得起人类良知的检验?
《法网奇情》整理出一些从鲜少曝光、案情曲折的刑事案,让我们反思马来西亚的社会万象,但更要引以为鉴,让我们更加关注社会与身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