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位16岁马来少女,书读不下去,终日无精打采,怀疑有妖精缠身, 其双亲将少女送往巫师处逐魔,讵料引来了色鬼!
当少女的父亲将女儿女儿送上门时,隔著一道墙等候巫师施法,但房内少女惊见巫师怪异的行径,却像中了蛊般全身软弱无力,直至身体感觉多了一股硬物冲撞,然而巫师抽插完后还说:恶魔快要离开少女了,意味成功驱魔!
这宗案件多次提及“鬼”,被告妖术作法过程也匪夷所思,不过法官在细审案情后,发觉即使验身报告推论受害者的私处伤势或许只是被类似阳具的钝物半插入,还有一些疑点,但法官最后成功抓到真正的“魔鬼”!

当年36岁的被告法兹,舌灿莲花地说服一名16岁马来少女相信自己被鬼缠身,而他就是那个打救她的人,却把少女送上床泄欲。

根据一份志期2013年1月31日的法庭档案显示,被告于2011年4月5日,晚上8时30分左右至11时,在吉打州古邦巴素县一所没有门牌的房子内,强奸当时年仅16岁的少女(姑隐其名)。

被告因而抵触刑事法典第376(1)条文(强奸),被控上亚罗士打地庭面审。罪成者可被判处监禁最高20年,或最低5年,另加打鞭。

被告不认罪,在7名证人包括受害者出庭作供后,法官莫哈末罗斯里认为表面证据(Prima Facie)成立,被告必须出庭答辩。

(所谓控方表面证据(Prima facie,拉丁名词),指控方所提出的证据足以令被告入罪,辩方有权在后面阶段进行抗辩。)

1.受害者作供

受害者指出,在4月4日当晚她进入被告房内进行驱邪疗程,被告吩咐她睡下,开始进行仪式。

她指出,被告边念咒语,边侵犯她,被告作出如老虎伸瓜的动作,然后抓她的胸部。

受害人提出案发时关键的证词(请读下文):“他咬我的颈背,再掀起我的衣服,并吩咐我脱下胸罩,然后他扑上前咬我的乳房中央。”

被告太太过后把盐交给被告,被告却要求胡椒来驱邪,受害者便致电姐姐诺玛妮查尼去买胡椒。

当姐姐抵达被告住处,被告停止侵犯举动,姐妹俩便于晚上9时多结伴回家。

■被告如老虎上身匍匐

第二天4月5日,父亲赛益接到电话,指被告对她下错药,要求父亲再次带着她在晚上前去。

到了晚上,父亲着受害者上门,父女俩先在客厅坐下,随后被告太太带着受害者进入房间进行驱鬼仪式。

在房内,被告吩咐受害者坐在祈祷用的毯子上,然后开始念咒语驱邪。

被告边念咒语,边捧着她的头,缓缓施压,过后他像中邪般如老虎上身,在她周遭匍匐爬行。

他靠近太太,要太太离开房间。

■“我感到有坚硬物体插入”

随后,被告压在受害者身上,掀起她衣服和脱下胸罩。被告迅速扒掉她穿着的T恤,把运动裤脱到膝盖。

被告这时要受害者答应他一件事,她问是什么事,被告只是保持沉默。

然后威胁她说,如果把当晚的事说出去,他会杀了她。

说完后,被告迫不及待插入受害者私处。

“当时我闭着眼闭嘴,他的双手抓着我的肩膀,虽然我没看见他的阳具进入,但我能感到有坚硬的物体插入我下体。”

她指出,她没有尝试呼救。

■被告很快便射了,驱鬼完成

不过,被告只是抽插了2、3下,时间不长,被告提着硬物搁在她的小腹上,她感到有液体喷溅在上面。

被告用受害者的衣服抹干净后,穿回自己的裤子,把衣服丢还给她。

“他说,那只鬼表示要离开我了,他警告我不得把此事告诉任何人。”

被告再度以爬行姿势到门前,其太太在门前把盐交给被告,被告则让受害者喝下一杯开水,才让她离开房间。

他吩咐受害者与父亲在客厅坐在一块儿,并多次叮咛她不得声张。

因此,尽管父亲就在身边,受害者只能保持沉默,他们直到11时才回家去。

到家后她也没有说些什么,直到第二天(6日),才告诉父母、姐姐来龙去脉。

■医生证实处女膜有伤痕

父亲吩咐姐姐带着妹妹去亚逸淡警局报警,但被告知得去古邦巴素警察总部处理。

报警后,受害者被警方带去医院作检查,由 亚罗士打中央医院的妇产科医生努鲁阿斯依琴(证人SP1)检查。

医生证实受害者处女膜3点方向有破裂新痕迹,属于72小时内发生的伤痕。

医生作供指出,该一半的裂痕显示钝物没有完全插入,仅进入一半;然而也可能是受伤导致下体受创,如从脚踏车掉下来;当然,男性阳具也能造成上述情况。

2.受害者父亲赛益作供

4月5日,被告要求赛益让受害者在当晚再去一接受治疗,赛益答应了。

当晚8时左右他带着女儿前去被告家里,当时只有被告、其太太和他们的孩子在家。

赛益让女儿跟随被告进房进行疗程,自己在客厅等候,他不清楚房里的动静,而且也没有听见房内传出任何声响,包括谈话声、尖叫声或任何威胁的话语声。

他忆述,10时左右女儿才走出房间。她出来后只是静静地坐着,也没有投诉什么。赛益表示他看见女儿有跟被告太太谈天。

回家路上,女儿并无告知父亲房内发生什么事,到家后倒头就睡。

隔日4月6日,受害者才大哭,不愿去上学。经过询问,她才说前一晚遭被告强奸了。


法官:被告强邀受害者驱鬼

法官仔细聆讯受害者和医生证词后,认为医生证词能够支持受害者证词,即其处女膜伤痕是在72小时内造成的,这符合了受害者的情况,她在5日被强奸,6日去作检查。

另外,法官根据证词表示,与其说处女膜裂痕是自己受伤造成的,他认为是因性交而导致的。

“基于被告辩护律师指出,受害者是自愿跟被告发生性关系的,因此接下来要搞清楚的是,到底这是自愿抑或强迫?”

“根据受害者证词,我认为被告成功说服受害者,真的有一只鬼跟着她,而父亲赛益也相信此事,并遵从被告的指示。”

法官说,父亲赛益证实,是被告强邀受害者到他家接受驱邪仪式,而不是受害者自己提出要求的。

“我判断受害者跟被告发生性关系,并非是她自愿的。我这么说的理由是,受害者与被告并无任何特殊关系,而且受害者也说了,她不喜欢,也不愿意跟被告性交。”

至于受害者没有呼救,法官接受她说法,即“我不能说些什么,只能保持沉默。”

由于表面证据成立,被告必须出庭答辩。

11212221_1629166447320276_1340909290_n
在我国强奸属于重罪,最高被判坐牢20年,外加鞭刑,因此别逞一时之快而换来牢狱之灾。 —人民邮报制图—

  • 被告答辩:

被告坦白交代,他俩是自愿做爱的,他信誓旦旦指出,如果受害者拒绝,他决不会霸王硬上弓,因为他不敢冒受害者呼救的风险。

他也表示,受害者是在4月4日之前上门便求助,因为她不能专注在学习上,同时她也因为有许多男性朋友而引发许多麻烦,对此感到苦恼。

“4月4日那天,我便要求太太带着她上门接受治疗;5日那天继续疗程。”

他说,4月4日那天,受害者和姐姐(证人SP4)到他家接受驱邪,当天没有发生强奸事件。

■你情我愿做爱,非强奸

到了隔天5日,受害者再度登门,他俩在房间内进行仪式,但是房门却一直打开着的,而且房间墙壁只有一半高,没有连接到天花板。

这意味着房内任何声响,客厅的受害者父亲一定会听得见,但父亲表示并无听见任何声响。

随后他把太太支开,房内只剩他和受害者。

他说,在仪式进行时,曾问她说如果我要求一件事行不行,她反问什么事,但被告没有做声,却把手放在她私处,性要求暗示强烈。

被告宣称,受害者只是沉默,他只好再问她“这样对吗,真的可以吗?”

他说,受害者表示可以。

在强奸过程中,被告太太在房外;事后太太才进回房间,受害者也离开房间。

他说,看见受害者从厕所出来后,跟太太谈天,额拥抱太太,但不晓得谈话内容。

他说,受害者看起来如常,并与她父亲坐在客厅。

被告坦承,他和受害者并非情侣关系,而他也不爱对方,他们只是相识,关系融洽。


法官挑出疑点

法官莫哈末罗斯里在被告答辩后,挑出其疑点,作出如下判断:

1.被告承认在案发当天,跟受害者发生性关系。

2.法庭要裁定一项事实是,受害者是在被告强邀下才上门接受治疗的,而不是受害者自己要求。

3.接受受害者说法,即她相信被告所说的,真的有鬼在她体内。法官认为她要驱鬼的说法,比起被告说受害者接受治疗是为了解决学业问题,更来得靠谱一些。

法官认为,就算是为了学业问题,也不需要在被告房间内躺着进行,更别说没有家人的陪同下进行仪式。

法官也说,被告自辩时,有提及强奸的过程,细节包括:

一)他的抽插只是4、5下,而且是在体外射精,射在受害者的小腹上,并用他的纱笼来抹去精液

二) 被告供述他是将受害者的胸罩翻掀开来,用手摩擦几下,同时将受害者灰色的裤子拉至其大腿。

法官认为,虽然被告自辩时的供词,与受害者的口供有出入,比如受害者是指称有硬物在下体抽插两三下,而被告自称是4、5下,以及脱衣过程的细节,但两者的口供是吻合的:即是两人有发生性行为。

法官还一 一反驳其余被告辩护中的疑点,最终判决被告强奸罪名成立。

■判刑坐牢15年及打鞭6下

“考量到16岁的受害者所受的创伤,以及影响了她未来一生,并考量公众利益,我必须裁决一个能教训被告和警惕社会大众的刑罚。”

“鉴于被告没有严重的犯罪前科,我裁定判处被告须为他的罪行坐牢15年,以及打鞭6下。”

不过被告不服而提出上诉,因此法官允许被告以7000令吉保释候审,直到上诉结果出来后才执行刑罚。

 

【法网奇情 】系列报导
强奸犯公堂脱裤露宝 法官判无罪!
无人证有旁证 奸杀女郎判死罪
夜半入房摧花?法庭判强奸犯无罪
轮奸案淫迹溅飞!法官:谁硬上弓?
只是身体紧贴!法庭拒判兽父淫继女(露骨)
不见入桩何来奸?姐夫否认鸡奸妻舅(露骨)
怕怀孽种 11岁女童揭父兽行
承认奸女童 法庭无法判强奸罪
只舔没含不算罪?狼师活塞男童脱罪(露骨)
纱笼下的兽欲(露骨,请酌情阅读)
少女借钱误献身!贫贱大叔趁危劫色
幽会男女做不成夫妻 鸡奸淫行扬公堂

“法网奇情”系列: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放诸四海皆准,在马来西亚犯罪,上庭面控就得面对罪责!每宗判例是依循法律原则与精神来判案,但是法内无情还是法外有情?被告是否罪有应得?每宗案件是否经得起人类良知的检验?
《法网奇情》整理出一些从鲜少曝光、案情曲折的刑事案,让我们反思马来西亚的社会万象,但更要引以为鉴,让我们更加关注社会与身边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