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个星期六的下午,12岁的女童在油棕园醒来,发觉自己的裤子被褪到一半,下半身赤裸,她当时见到一名少男衣冠齐整站着,她惊恐地问:“你对我作了什么?”

女童一边穿上裤子时,一边等着少男的答覆,少男说:“我强奸了你。”

这一宗强奸案,事发时18岁的被告法兹尔,即使在案发后对受害者坦承暴行,而且受害者验伤后也发觉处女膜已破,血迹斑斑回家,但她被诱骗到油棕园时,遭被告一拳打晕,法庭最后判被告表面罪名不成立,当庭释放,因为法庭无法举证有阳具插入受害者的行为发生!


 

根据总检查署记录,2010年10月2日,下午12时30分至1时30分,当时年仅12岁11个月的受害女童,在吉打洲瓜拉姆拉县莪仑的油棕园内遭被告打晕后强暴,随后18岁的被告莫哈末法兹尔被控抵触刑事法典第376条文(强奸罪),但他不认罪。

■案发经过:

根据受害者的投报,事发当天,受害者与第4名控方证人共乘一辆摩哆到镇上购物。正准备离开之际,被告趋前抢走第4名控方证人的摩哆钥匙,并威胁说若想取回钥匙,受害者必须乘坐他的摩哆。

受害者逼于无奈之下只好乘坐对方的摩哆,想不到这却是噩梦的开始。

被告将受害者载往一处油棕园,深感不妙的受害者拔腿狂奔。被告追上受害者后,朝对方右脸挥拳,导致受害者不省人事。

受害者醒来后发现自己下半身赤裸,下体和大腿两侧疼痛不已,而被告则衣冠整齐地站在一旁。

受害者生气地质问被告,“hang buat apa kat aku?”(你对我做了什么?)

被告说:“aku rogol hang。”(我强奸了你)

受害者对被告非常生气,但还是要求被告载送她离开。

■被告律师提出3大点为被告辩护:
  • 受害者说当时她被打后就不省人事,并不能清醒地分辨强暴她的人就是被告。
  • 沒有人將受害者的私处作分泌采样送去化验。
  • 没有任何清楚且独立的证据证实被告强奸了受害者,一切指责只是受害者单方面的说辞。

但主控官认为,虽然没有直接证据证明受害者遭到被告强奸,但通过间接证据与相关人证的次要事实,也能推断被告确实触法。

  • 受害者的陈述
  • 被告当时向受害者亲口证实其强奸了对方。
  • 有证人亲证受害者的处女膜有明显的撕裂,并推测受害者的私处遭钝物弄伤,例如手指、试验试管或男性生殖器等。负责检验的妇产科医生也证实受害者的私处遭撕裂的时间大约发生在12至72小时之内。
  • 第4证人的佐证
  • 第4证人证实受害者在被告命令下,乘上对方的摩哆。但不清楚被告将受害者载往何方。
  • 第3证人供称受害者没有在指定的时间内回到住家。后来第三证人在一间消防局遇见受害者,只见受害者的脸颊肿胀,表情像是在哭泣。受害者向其倾诉遭被告强暴。第三证人也证实受害者的内裤当时有血迹。
■法庭判决:

虽然受害者的私处有明显撕裂,但因为没有直接证据和物证(例如嫌疑人的精液、毛发、皮屑等)指控被告,再加上事发时受害者昏迷不醒。

基于疑点利益归于被告,地庭判决被告表罪不成立,当庭释放。

控方并没有对此案判决提出上诉。

虽然当时的受害者处于昏迷状态,被采信不容易。但大多数强奸案最后证据不足就在于,取证不足。

一般来说,直接证据优于间接证据,物证优于人证,所以受害者应第一时间获得尽可能的证据最好。

GUi
涉强奸罪名一旦罪成,刑罚不轻,是可被判处坐牢或捱鞭,或两者兼施。 ─人民邮报制图─

任何法律总有漏洞和空白。如果不幸被侵犯,残留在受害者体内的精液在经过一定时间后,就无法再被检出。所以一定要在第一时间报警并去医院保全证据,提取身上可能存留的嫌疑人线索(例如精液、毛发、口水等)。

【法网奇情 】全系列报导

举报丈夫女儿乱伦 方知…
杀人犯死刑17年未正法 快发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