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星期前,这批乘客当中有修女、知名爱滋病专家、韵律操运动员、宇航学大学生、新婚的男同志等,另有赶着回家为儿子庆生的父亲,他们正忙着收拾行李──搭飞机回家、出席研讨会、探亲、渡假,或临时调派到MH17班机值班。
MH17从荷兰出发,然而谁会想到他们的终站是在乌克兰?最后有者被抬棺回出发点,还有者或已粉身碎骨、残骸遍野在天涯一方。
2014年的全球飞机失事,4个月内已有668民航乘客和37名空服员罹难,而一周内有三宗接连发生,多灾多难的情况让世人骇异,当中两宗更是马航遇祸,更是史无前例的悲惨。
然而7月17日的马航MH17因遭炮弹击落格外教人悲愤,298条人命已成为是全球史上遇难者人数第六多的空难。
可是这些乘客与空服员并非只是一堆统计,或只是一个名字,他们有实实在在的人生故事,他们的人生下一章,不会因一场空难而被翻过去。
在千山万水以外,MH17的298人命湮灭在云水两茫间。看着他们的至亲追忆叙事文,或是临上机前所拍下的相片、影片或是社交媒体上的留言,平日是浮生剪影,如今是稍纵即逝的人生最后定格。

 

 

 

 


机组人员


 

Wan Amran(50岁)

  • 马来西亚籍 — MH17客机机长
10490125_1450956585175322_791039250_n
Wan Amran(中)是名虔诚的穆斯林,也非常疼爱他的两个儿子Yunus和Irfan。

“你乖,我回来后就帮你庆祝生日。”

这是MH17客机机长Wan Amran对他的儿子Yunus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这趟最后的旅程,害他错过了他儿子11岁的生日。

他一头灰发 ,嘴上有两撇胡子,总是挂着一副结实的眼镜。Wan Amran是一名虔诚的穆斯林,也是疼爱孩子的父亲。他与太太Mariyam Yusoff拥有两名的儿子Yunus(11岁)和Irfan(8岁)。

他告诉亲友,今年想去麦加朝覲礼拜。对于穆斯林来说,一生中赴麦加圣城朝觐一次,才能算作履行了天命。

Wan Amran担任机师已有20年。他告诉他的朋友,他喜欢驾驶波音777 ,喜欢飞行的感觉,无论是起飞亦或是降落,都让他感觉,一切在他控制之中。

17日早晨,他与机组人员在阿姆斯特丹机场喜来登酒店享用早餐后,走向机场。

他拿起手机,如往常般传送简讯给他的太太。

“明天见。”


Mohamad Ghafar bin Abu Bakar(54岁)

  • 马来西亚籍 — MH17客机乘务长
Mohamad Ghafar bin Abu Bakar(左图)
莫哈末加化(左)生前与母亲合照。

莫哈末加化遇难后,他那74岁的母亲表示,她急切希望儿子的遗体能够在开斋节之前成功运回国。

假设儿子的遗体不能被辨识及运送回国,她会被带往一个特定的地点来进行最后的哀悼仪式。

当她接到儿子遇难的消息时,她说这让她“心碎”,而且只有上苍才能理解她此刻作为母亲的心情。


Dora Shahila

  • 马来西亚籍 — MH17客机的首席空姐
Dora Shahila (右)
Dora Shahila (右)

Dora Shahila 是MH17班机的首席空姐,也是一名单亲母亲。如今遗下独生女Nur Diyana Yazeera Yezli (15岁),利用社交媒体表达对母亲的思念,并说:“妈,别担心,我保证,没人会忘记你。”

她透过社交媒体Instagram上传她与母亲的合照,如此表示,并称呼母亲为超级英雄。

“妈咪,只有上苍知道我如今多么地想念你。”

 


 朱仁隆 Eugene Choo Jin Leong(45岁)

  • 马来西亚籍 — MH17客机华裔机长
朱仁隆(Eugene Choo Jin Leong)

在临上飞机前,朱仁隆还曾通过面子书与父亲聊天,谁知道这竟然是父子俩最后一次的谈话。

据悉,朱仁隆的父亲和妻子都曾先后在马航服务。

他的母亲早逝,妻子已辞去马航的工作当一名全职家庭主妇,他们夫妇育有两名孩子。根据朱仁隆的面子书显示,他也是一名重型摩托车爱好者。


Shaikh Mohd Noor Mahmood(44岁)

  • 马来西亚籍 — MH17客机空少
Shaikh Mohd Noor Mahmood(右)

5年前,44岁的空少Shaikh Mohd Noor Mahmood与42岁的太太Madiani Mahdi相遇。

5年后,Shaikh Mohd在同一航线里遇难。

Madiani Mahdi形容她的丈夫是一名浪漫的人,她原本打算在自己星期五仍未飞向迪拜前,去接其丈夫,但她接了一通电话后,心沉到谷底。

他的家人播放Shaikh Mohd Noor Mahmood在即时通讯Whatapps里演唱一首已故知名马来艺人知名P南利的歌曲《Dendang Perantau》,歌词讲述着一名游者在开斋节时思念家乡。

 

延伸阅读:遇难机组人员名单

马来西亚籍


Sri Siti Amirah Kasuma(83岁)

  • 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国防部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的继祖母,先返吉隆坡小住,后飞返印尼庆祝开斋节。
Sri Siti Amirah Kasuma

座位:21a

斯里西蒂阿米拉(Sri Siti Amirah Kasuma)是拥有荷兰血统的印尼人,也是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和国防部长拿督斯里希山慕丁的继祖母。

她原定与女儿搭乘数日后的客机,回到印尼日惹欢庆开斋节,而在这之前会先在吉隆坡小住数日。

她打算和女儿及孙子一同搭乘飞机,唯因签证的问题,她只好自己先提前回国。

纳吉的母亲麦璊悲痛地说:“命中注定她再也回不来了。”

斯里西蒂阿米拉是首相纳吉的外公,即丹斯里莫哈末诺亚奥马(巫统创办人之一)的继室。

莫哈末诺亚奥马是她的第二任丈夫,在她第一任婚姻里则生下了一名同样有荷兰血统的女儿。

他们夫妻俩婚后20多年都没有生儿育女,直到诺亚于1990年逝世。

英文《星报》引述纳吉家族发言人拿汀斯里法丽达说,“西蒂是一位平易近人和漂亮的女士,她把家人照顾得非常好,是一个善良、漂亮的女子。我们都称她作‘母亲’。”


Karamjit Singh Karnail Singh(54岁)

  • 马来西亚籍 — 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职员,出差到尼日利亚,工作结束后回国,中途遇难。
Karamjit Singh Karnail Singh
Karamjit Singh Karnail Singh

座位:1j

Karamjit Singh是埃克森美孚(Exxon Mobil)的职员,结束出差尼日利亚的工作后回国,谁料搭上了死亡班机。

其太太Harbinder Kaur(52岁)透露,丈夫在阿姆斯特丹在他转机回到吉隆坡之前,有6个小时的空档。

死者与太太育有2个孩子。

他那22岁的儿子Amarpal Sing就读医学系,长期以来盼望着父亲能够出席他的毕业典礼,然而,这一切现在已成空了。

儿子说:“我祈祷那并不是我爸爸的航班,但跟航空公司确认后,我最害怕的事情发生了。”

“我们很生气,为什么有人能够狠心击落载满无辜百姓的飞机!”

他说,他选择读医药系,是为了完成父亲成为医生的梦想,父亲当年是碍于经济考量才未能完成梦想。

“我爸爸说他想当医生,拯救更多的生命,我非常敬佩他。”

同时,埃克森美孚其中一名主管表示,死者已为公司服务了29年,是个非常敬业的同事。


Tambi Jiee(49岁);Ariza Ghazale(46岁);Mohd Afif(19岁);Marsha Azmeena(15岁);Mohd Afruz(13岁)

  • 马来西亚籍 — 回砂拉越古晋过节
Tambi Jiee、Ariza Ghazale、Mohd Afif、Marsha Azmeen、Mohd Afruz

座位:4f, 4d, 4g, 5g, 5d (另一人座位不详)

原本开心准备迎接46岁的Ariza Ghazale、49岁的丈夫Tambi Jiee及4名孩子一家人在外国生活超过3年,原本今年打算回去古晋过节,谁知却换来心碎。

Tambi Jiee到蚬壳(Shell)属下位于哈萨克的公司工作,最近才获准到吉隆坡工作。

Ariza Ghazale 在面子书上最后一个贴文,上载了她们一家的行李箱,然而物在人非。

Subashni Jayaretnam(马来西亚籍);Paul Goes(荷兰籍);Kayla Maya Jay Goes(21个月大)

  • 一家三口在荷兰探訪祖父母。
Paul Goes(荷兰籍)、Subashni Jayaretnam(马来西亚籍)带着两人的爱情结晶品Kayla Maya Jay Goes(21个月大)回荷兰,不幸罹难。

异国天伦,毁于一旦。我国艺人Subashni Jayaretnam和荷兰籍丈夫Paul Goes结婚后爱情结晶品Kayla诞下后,夫妻俩携着21个月大的女儿回荷兰,让Paul的父母看看孙女,然而一家三口返回吉隆坡,搭上死亡班机。


Shaliza Zain Dewa(45岁,大马籍);Johannes van den Hende(荷兰籍);Piers(15岁);Marmix(12岁);Margaux(8岁)

  •  一家5口在阿姆斯特丹度假,过后回澳洲墨尔本时中途遇难。
Shaliza Zain Dewa(左)一家5口在阿姆斯特丹度假,过后回澳洲墨尔本时中途遇难。

座位:17h17j17f17g

度假遇难悲怆!大马公民Shaliza Zain Dewa与荷兰籍丈夫Johannes van den Hende育有3名孩子,分别是Piers(15岁)、Marmix(12岁)和Margaux(8岁)。

他们一家住在澳洲墨尔本外围的郊区,这次是去荷兰阿姆斯特丹度假,他们过后搭乘马航MH17客机返回墨尔本,想不到竟中途遇难。

莎莉扎的其中一个孩子,Piers效力于当地的梅尔顿足球俱乐部,他还被队友认为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很棒的守门员。


Mohd Ali Mohd Salim

  • 马来西亚籍 — 返马与家人共渡开斋节
Mohd Ali Mohd Salim

在阿姆斯特丹修读心理学研究哲学博士学位的Mohd Ali Mohd Salim,在赶着论文之际,趁着开斋节的来临特地返马与家人共渡佳节,可是天妒英才…

其弟弟莫哈末查基沙林說:“哥哥对这次回来与家人团聚,感到非常兴奋。”

莫哈末阿里沙林原本在明年取得博士学位后,会回国加入理科大学。

10563476_259176774283017_675329236_n

MH17客机坠机现场,散落了满地的毛绒玩具,令人好奇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原来这些都是拍摄死亡班机机舱视频掌镜人的一份心意,他买了满满一袋的玩具准回国送给外甥,谁知道这份爱心却被导弹无情地拦截,自己也魂断在万里之外的乌克兰。

30岁的莫哈末阿里(Mohd Ali Salim)在登机时,在机舱内也用手机拍了一段14秒的视频而上载到网上,成为MH17的最后留影。

這位高材生就读于荷兰的鹿特丹伊拉斯姆斯大学心理学博士学位,当时他正满怀期待回国和家人欢度开斋节。

据《新海峡时报》报导,死者的好友哈利伤心忆述:“阿里想要在开斋节后理发,因此我在厨房里帮他理发,他还很兴奋能够回家与家人共度开斋节呢!”

“记得不久前,我妈妈过来荷兰,由于他跟我妈妈也相熟,我们就一起出外购物去了。那时,他在一个跳蚤市场买了许多的毛绒公仔,装满了一整个塑料袋。他说,那些都是要给他妹妹新生儿的玩具。”

如今,那已成为一袋送不出去的玩具。他哽咽着说:“我们看到灾难现场的照片,满地都是乘客的物品,其中包括散落满地的毛绒玩具。我妈妈非常肯定那些就是阿里买的玩具,因为她亲眼看着阿里买的。”


Nor Rahimah(67岁)

  • 马来西亚籍 — 居住日内瓦居住30年

相约有期,团圆无望,Nor Rahimah,女,67岁,在日内瓦居住30年的大马人,独身回马要和5年不见的妹妹欢渡佳节。

在日内瓦长居30年的Nor Rahimah,和5年不见的妹妹諾莱妮(50岁)相约共庆佳节,单身一人坐上了MH17班机,没想到杀那之间,粉碎了团圆之梦。

妹妹諾莱妮悲痛无比的說:“姐姐本来要和我们团聚6个星期,可是一切都成了泡影。”


Paul Rajasingam Sivagnanam;Mabel Anthonysamy (Paul 的妻子);Matthew Ezekiel Sivagnanam (Paul的儿子)

  • Paul 是Shell职员,携家人度假

Emiel Mahler (荷兰籍);Elaine Teoh (大马籍,与Emiel Mahler同行),女,大马人

  • Elaine Teoh 与Emiel Mahler 从事金融业,携伴参加婚礼

荷兰籍


Joep Lange ; Jacqueline Van Tongeren (Joep的妻子)

  • 荷兰籍 — 前国际爱滋病协会主席,携妻子出席第20届爱滋病大会。
10559306_259695354231159_890025832_n
Joep Lange

荷兰爱滋病专家令人扼腕,Joep Lange前国际爱滋病协会主席,要到墨尔本出席第20届爱滋病大会。

荷兰爱滋病专家Joep Lange和其他科学家,一起坐上了周五起飞的MH17班机,从阿姆斯特丹到吉隆坡后,再乘机到墨尔本出席周日举行的第20届受滋病大会,万般想不到,这批科学精英却不幸客死乌克兰。

澳洲全国爱滋病信托在Twitter上,对这位前国际爱滋病协会主席Joep Lange的遇难表示了深切的哀悼。


Rein Specken(31岁) ; Desiree Zantkuijl

  • 荷兰籍
Rein Specken
Rein Specken
Desiree Zantkuijl
Desiree Zantkuijl

他生前在当地的Era Contour公司工作5年多,是一名艺术家,在公司担任服务品质与发展顾问;之前曾于Leem Collectief艺术学院就读。

Rein的父亲Reggy Specken在得知儿子已在MH17坠机事故中身亡后,表现得很激动,且表示自己的心碎了。

Rein Specken的女朋友Desiree Zantkuijl,也和他一同搭上了MH17航班,据她面子书上载资料显示,她之前曾就读荷兰最古老大学之一的乌特勒支大学(Universiteit Utrecht),选修课是心理学研究,生前是De Blauwe Koe kinderdagverblijf幼稚园的助教。


Miguel Panduwinata(11岁)和Shaka Panduwinata(19岁)

  • 荷兰籍 — 兄弟俩准备飞往印尼峇厘岛探望祖母。
Miguel Panduwinata(左)Shaka Panduwinata(右)

座位: 11g11h

Shamira Calehr不在意自己儿子登上死亡班机前的异常举动,还把他哄上飞机,至今仍后悔不已。

荷兰一名11岁男童Miguel Panduwinata原定与兄长Shaka Panduwinata搭乘马航MH17客机前往印尼峇厘岛,出发前Miguel不断询问母亲有关死亡的问题,令人惊讶这是他的死亡预感。

在马航MH17事发前一天,Shamira Calehr她那最小的儿子Miguel,踢球期间突然大声问:“如果我的身体被活埋了,会发生什么事呢?我是不是不会有任何感觉,因为我们的灵魂已回到了上帝身边?”

原本活泼开朗的Miguel,在当晚临睡前,紧紧抱着妈妈不肯分开,显得焦虑异常。

于是Shamira整晚抱着他睡,也许她心里以为孩子只是不习惯乘坐飞机出远门,才会表现异常。

这是16日(星期三)晚上11pm,距离登上死亡班机还有15小时左右……

在机场,两兄弟与妈妈拥抱道别,临出关卡前,Miguel突然跑回头抱着妈妈说:“妈妈,我会想你的!如果飞机出事了会怎样?”

Shamria惊讶地问:“怎么了?”虽然感到疑惑,不过她并不以为意,安慰Miguel说一切都会安好的。

就这样,孩子被哄着上飞机了,直到孩子的身影看不见后,Shamira才转身离开。

这一转身,就成了永恒的离别。

饱受丧子之痛的Shamira,一直责怪自己,对Miguel的不安不以为意而感到内疚。

她低声重复地说:“我应该听他说的,我应该听他说的。”


Jinte Wals(15岁);Jeroen Wals;Nicole Martens;Brett Wals(17岁);Amel Wals(13岁);Solenn Wals(9岁)

  • 荷兰籍 — 原本一家六口到大马渡假。
Jinte Wals
Jinte Wals

Jinte Wals在推特上迫不及待贴文说:“星期四咯,终于可以去马来西亚!”

殊不知,这一趟快乐的出游,却是Wals氏家庭一家的死亡之旅。

她于阿姆斯特丹史基浦机场时最后一次贴文写着,她和父母Jeroen Wals和Nicole Martens,大哥Brett Wals(17岁),及两名妹妹Amel Wals(13岁)和Solenn Wals(9岁),还有1个小时就要上机飞往大马。

这家住在荷兰阿姆斯特丹一个名为尼尔坎小镇的Wals氏家庭,原本一家六口高高兴兴到大马渡假,最终却是全数罹难。

他们的邻居表示:“整个社区仍然处于极度震惊中,因为这是一个知名的家庭,大家都很难接受这个残酷的事实。”

邻居和朋友们纷纷表示难过不舍,就连不认识这家人的民众,都前来献花悼念这一家人,他们门外皆堆满了鲜花。


Willem Witteveen(62岁);Lidwien Heerkens;Marit Witteveen

  • 荷兰籍 — 荷兰蒂尔堡大学连失3英才
Willem Witteveen
Willem Witteveen
Marit Witteveen
Marit Witteveen

座位:23f23e

Willem Witteveen是荷兰公立大学蒂尔堡大学法律理论学及修辞学教授,更是荷兰工党的参议员,代表荷兰工党。其太太Lidwien Heerkens是前荷兰公立大学蒂尔堡大学人文学院职员。而女儿Marit Witteveen则是荷兰公立大学蒂尔堡大学二年级文科生。

Willem Witteveen生前在学术界相当有名气,尤其是在法律领域、修辞及政治理论;他也自1990年起担任蒂尔堡大学法学院教授至今,也是该大学文学院的创办人,他也出任该学校许多院校的会员及大学委员会。

他的儿子Freek Witteveen则没有跟随他们搭上此次航班。

Willem Witteveen与家人同游吉隆坡原因不详,但据荷兰《NL Times》网上报导,Willem Witteveen个人哲学遵循伊斯兰教的苏非主义或称苏非派(Sufism),主要追求精神层面的提升。

而马来西亚是主奉回教的国家,伊斯兰教在此盛行;因此,这或许是他这次选择来马来西亚的原因,抑或吉隆坡并非他们此行的终点站。


 

Leonardus Wels(Sem父亲);Conny Wels-Stuiver (39岁,Sem 母亲);Sem Wels(10岁)

Jeroen Van de Mortel (Milia 父亲);Winneke Van Wiggen-Van de Mortel(Milia母亲);Milia Van de Mortel

  • 荷兰籍 — Sem Wels 和 Milia Van de Mortel 韵律操选手两家人同遇害
Sem Wels
Sem Wels
Milia Van de Mortel
Milia Van de Mortel

座位:12k12j14k14j15k15h

据GymPower网站资料显示,Milia与Sem Wels皆是来自荷兰年轻有为的韵律操运动员,两名可爱的小孩分别随同各自双亲搭上了马航的MH17客机。

在许多韵律操运动员眼里,Milia是个纯真快乐的小孩,她也是众年轻韵律操运动员中的佼佼者,有着一片光明前途的运动员,痛失Milia这麽一个杰出的韵律操运动员,是荷兰体操界,甚至是全世界体操界的一个损失。

Milia的大哥Yarick则逃过一劫,并没有随同妹妹及双亲一起出游,Yarick是FVC Leeuwarden足球员。

Sem Wels
Sem Wels(右)与其母亲Conny Wel Stuiver(左)的生前合照。

据fsuniverse.net网站报导指出,Sem Wels的母亲Conny Wel Stuiver在90年代初也曾是荷兰其中最优秀的花式滑冰运动员,在退居幕后以后,就于Bossche滑冰协会担任教练及编排冰上舞蹈。

Milla尽管年纪轻轻,已经是名杰出的韵律操选手。

Eline Vranckx

  • 荷兰籍 — 学院生
10569161_1450275475243433_704302148_n
Eline Vranckx

就读荷兰北部城市格罗宁根汉斯应用科学大学(Hanze University of Applied Sciences Groningen)。

该校也于学校网站哀悼Eline Vranckx的逝世,望她的家人朋友节哀,并呼吁学生可以上到该校网站留言。

 

 


 

Henk Tournier;Ineke Westerveld

  • 荷兰籍老夫妇 — 探望外孙
Henk Tournier & Ineke Westerveld

这对荷兰籍夫妇Henk Tournier 和 Ineke Westerveld原本是想从荷兰阿姆斯特丹,飞到吉隆坡再转机去纽西兰北部城市陶波,探望Henk Tournier的女儿Nanda Bright及他的两名分别9岁及12岁的外孙,但愿望还未达成,夫妇俩就与外孙永远分开。

Henk Tournier女儿Nanda Bright在荷兰住了将近20年,刚于去年搬回丈夫老家纽西兰。

父亲Henk Tournier原计划待在纽西兰渡假6星期,不但可以与Henk Tournier女儿及外孙相处也可到纽西兰各处好好浏览,唯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图中可见去年两名外孙仍未跟女儿搬到纽西兰时,老夫妇俩跟外孙快乐聚餐的照片,但此情此景料只能从这张照片去回味。 图摘自Henk Tournier面子书

Tina Mastenbroek(49岁); Erik van Heijningen(54岁,丈夫); Zeger(17岁,儿子)

  • 荷兰人   一家三口往峇厘岛度假

荷兰女子迪娜(Tina Mastenbroek)在飞机出事前,已倒数迎接她50岁生日,声言还办一个大型派对来庆祝,可是她先要与丈夫Erik和儿子Zeger先去峇厘岛渡假,岂料她过不了50岁。

她在多年前在中国准备飞往上海时,因东方航空公司已超量预定,以致临阵被请出机外无法上机,岂料该趟飞机失事,机上无人生还。

Tina的年长母亲古达(Guda Mastenbroek)还记得这件事情,她接获女儿一家上了MH17后,还相信会有奇迹,相信女儿能再逃出死劫,但事与愿违。

Tina的哥哥格力(Geritt)说,Tina是一名荷兰语教师,也是家里最健谈的人,有什么有趣的消息,都是由她第一时间通知给大家知道。“她早前已经预告我们,当她度假回来后,一定要开一个盛大的生日派对!”


 

Rene Van Geene;Daisy Risah (Rene Van Geene的妻子)

  • 荷兰籍 — 前往印尼峇厘岛度假

Ithamar Avnon ,男 

  • 荷兰籍 — 在以色列和荷兰度假后返回澳洲

Marco Grippeling,男

  • 荷兰籍 — 网络安全专家,到荷兰探望家人和朋友后返回

Hubertus (Bart) Lambregts,男;Astrid Hornikx,女

  • 荷兰籍 — 情侣度假

Dr Lucie Van Mens

  • 荷兰籍 — 前往澳洲参加国际爱滋病会议

印尼籍


Ketut Wiartini(33岁)

  • 印尼籍 — 荷兰一家快餐厅经理
Ketut Wiartini
Ketut Wiartini

来自印尼峇厘岛北部库布塔姆巴罕的Ketut Wiartini,很早以前就与一班志同道合的朋友远离家乡到荷兰工作,她住在荷兰14年,也在当地成组织家庭,唯刚与荷兰籍丈夫离婚,留下了一名13岁儿子Gita Trian Welianda Putu Wiegle。

今次她偷偷回来并没有通知峇厘岛上的任何家人,是想说给他们一个意外惊喜,可惜传回的却是她丧生的噩耗。

她一名友人指出,Ketut Wiartini原来的计划除了是探望亲人,也想说为回馈当地社会,在家乡建立一所孤儿收容所。


Ninik Yuriani(56岁)

  • 印尼籍 — 探望母亲
Ninik Yuriani
Ninik Yuriani

座位:18h

原籍印尼的Ninik Yuriani一如往年,每年都会回去印尼爪哇探望她今年86岁的老母亲、在印尼的家人欢度开斋节,但她没想到她再也回不去了。

Ninik Yuriani是MH17机上12名罹难的印尼乘客之一。

她住在印尼的妹妹Enny Nuraheni说,姐姐还叮嘱她当天早上9点15分与雅加达苏加诺-哈达国际机场载她,之后她们就会驱车回去爪哇禾诺波。

Ninik Yuriani在8名兄弟姐妹中排行第五;她是在17年前和家人移民荷兰,为更好的生活打拼,她在荷兰超市找到一份收银员的工作,并业余教导印尼舞蹈以挣取更多的收入。


 

Yuli Hastini(44岁,印尼籍)、Johnny Paulissen (荷兰籍) 

  • 一家四口回印尼扫墓时魂断乌克兰
Yuli Hastini和Johnny Paulissen 两夫妻与两个儿子合照。

座位:16g, 16f, 16h, 16e

印尼籍Yuli Hastini与她的荷兰籍丈夫Johnny Paulissen,以及两个未满6岁的孩子不幸于MH17客机坠机身亡。

尤莉缺席了去年年底母亲的葬礼,令她心里一直觉得很难受,这次便带同家人回去扫墓,如今这份遗憾却随着MH17客机深埋在黄土之下。

她自称是个果断、有领导力的人,事实上,自她17岁从印尼大学毕业后,便从事与制药相关的工作,只用了5年时间便在当地一家公司担任质监总监。她婚后远离故土来到了荷兰定居,更在一家世界知名跨国制药企业默沙东公司,担任高级项目管理专家。


Yodricunda Theistiasih(56岁,印尼籍)、 Aroud Huizen(荷兰籍)、Yelene(女,2岁)

  • 在荷兰办完好女儿入籍荷兰手续,要返回印尼峇厘岛。
Yodricunda Theistiasih(56岁,印尼籍)、 Aroud Huizen(荷兰籍)、Yelene(2岁)

座位:11f11e

异国夫妇一家三口不幸客死他乡!下嫁荷兰丈夫Aroud Huizen的印尼安汶原族民Yodricunda Theistiasih与他们2岁大的女儿 Yelena,在荷兰办完好女儿入籍荷兰手续后,要返回印尼峇厘途中遭遇不测。


Jane Adi Soetjipto(73岁)

  • 印尼籍 — 到荷兰探望母亲,飞回印尼雅加达途中遇难。
Jane Adi Soetjipto

印尼籍妇女珍妮(Jane Adi Soetjipto)结束探望身在荷兰的母亲后,却飞回印尼雅加达而在吉隆坡转机,不幸搭上了死亡班机MH17。

珍妮的母亲是印尼人,父亲则是荷兰人,因此她每年都会飞往荷兰探望母亲。

她一共有7个兄弟姐妹,在家中排行第二,从小在印尼长大。

她的丈夫Adi Soetjipto是荷兰蚬壳公司的职员,他们夫妇并没有孩子,直到丈夫在两年前逝世,他们一直都住在印尼。

1963年,她的家人包括兄弟姐妹举家搬迁到荷兰去了,她因此常常往返两地去探望家人。

她已故丈夫的侄儿,萨桑卡说:“我原本应该在星期五早上10点接她机的,想不到前一晚却接到荷兰亲戚的电话说,飞机被击落了。”

据悉,她即将在今年7月27日欢庆74岁的生日,奈何逝者已逝,蛋糕上的蜡烛永远都不会有人去吹熄它了。


Hadiono Gunawan(印尼籍);Irene Gunawan (Hadiono的妻子,菲律宾籍);Darryl Gunawan (儿子,菲律宾籍);Sherryl Gunawan (女儿,菲律宾籍)

  • Hadiono Gunawan是马航职员,携家人前往菲律宾度假

澳洲籍


Philomene Tiernan

  • 澳洲籍 — 修女返回悉尼途中遇难。

 

Philomene Tiernan
Philomene Tiernan

来自悉尼天主教女子学校的修女Philomene Tiernan在分別在英国及法国参加課程后,返回悉尼途中遇难魂归天国。

校长Hilary Johnston-Croke 说,Philomene的去世是天主教学校的一大损失,因她是一个很爱心的员工和朋友。“她对我们的社会贡献很大,而且她的正能量十分感动我们。”

“这样一个善良,聪明和富有同情心的女士,深受大家的喜欢。失去她是我们的损失。他是我的良师益友。”


Alber;Marie Rizk

  • 澳洲籍 — 欧洲度假
Alber与Marie Rizk

座位:1f1g

Alber与Marie Rizk两夫妇在欧洲渡假一个月后,欢欢喜喜的要回墨尔本,殊不知一场意外,使到夫妇俩与两名居住在森伯里老家的孩子阴阳两相隔


Edel Mahady(50岁)

  • 澳洲籍 — 趁着假期到都柏林探望年迈母亲及妹妹们后,准备返回澳州柏斯住家。
Edel Mahady

Edel Mahady出生在爱尔兰,在20年前移民到澳州,其丈夫和两名子女目前居住在柏斯。她生前是一名健身教练,也是一间小学的总务长。

其家属过后发表文告,形容她是热爱家庭的母亲,为人热情,乐以助人。


Nick Norris(68岁);Mo(12岁);Evie(10岁); Otis Maslin

  • 澳洲籍 — 祖孙四人一起同机要回澳洲,不幸罹难。
Nick Norris

Nick Norris已婚,是南柏斯游艇俱乐部备受爱戴的会员,住在柏斯,有四个成年子女。根据其LinkedIn档案,他是CSC(Collaborative Systemic Change)的总经理。

他在澳洲和英国开发了一个以互联网对协调员进行培训的课程系统,他是在西澳洲大学接受了大学教育。

Mo,Evie与 Otis Maslin

3 名孩子不但天真活泼,而且聪明及有才华,孩子们的姨媽 Gemmell女士形容 Mo不但聪明,又才华出众;Evie 可能是杰出的艺术家及Otis Maslin 酷爱大自然。

他们的父母周三时,首次针对痛失三名子女发表文告说:“我们活在地狱以外的地狱。”


Arjen (54岁)& Yvonne Ryder

  • 澳洲籍 – 拿长假在欧洲游山玩水,还延长假期。
Arjen

澳洲夫妇 Arjen (男,54岁)与 Yvonne Ryder,两人拿长假在欧洲游山玩水,意猶未尽,延长假期玩个尽兴,可是在归回祖国途上,却不幸魂断异乡,回不到家,与亲人阴阳两隔。

Arjen 是一位在农业与食品部门备受敬仰的资深技术官员。在其30年的服务生涯,他在南澳把无数的盐碱地开拓成农业地。

其妻子Yvonne Ryder 是约翰·卡尔文学院的教员。


Karlijn Keijzer(25岁);Laurensvander Graaff

  • 澳洲籍 — 曾获得大学赛艇教练协会颁发的学者运动员荣誉,以及学者全能十佳荣誉。
Karlijn Keijzer(left)and Laurensvander Graaff
Karlijn Keijzer和Laurensvander Graaff

壮志未酬身先死!MH17遇难者之一,荷兰籍Karlijn(25岁)是美国布卢明顿市印第安纳大学文理学院化学系的一名博士研究生,同时是大学赛艇队的一员。文武双全的她,曾获得大学赛艇教练协会颁发的学者运动员荣誉,以及学者全能十佳荣誉。

博士生导师Mu-Hyun Bail透露,Karlijn 今年曾以合作者的身份,在美国化学协会杂志上发表研究论文。她还担任助教,讲授有机化学导论以及生物化学和生物合成的相关课程。

“她所从事的几个研究项目都与改善人类健康有关。她出外度假前正从事的研究项目,是关于苔藓抑素(bryostatin)的计算机模拟研究,一种有望帮助癌症患者和阿兹海默症患者的候选药物研究。”

适逢欧洲夏季长假,和男友Laurensvander Graaff快乐出游的Karlijn Keijzer,因为乘搭的马航MH17客机被击落,而双双魂断异乡。


Liam Davison (56岁);Frankie Davison(54岁)

  • 澳洲籍 — 深受欢迎的小说家
Frankie Davison和Liam Davison
Frankie Davison和Liam Davison

在过去15年里的每个星期六,连恩都会穿上他的凉鞋,与妻子享受咖啡,一起度过美好的周末。

连恩是一位小说家,他的作品受读者欢迎并获得奖项,如:小说《试探》(Soundings)在1993年赢得了澳洲全国图书委员会虚构类图书奖项(National Book Council Banjo Award)。

同时,他也曾入围年度最佳时代图书和维省省长的文学奖。

而法兰姬是Toorak中学的文学、英语和人文科学的老师,据该校校长指出,她已经在学校服务了28年。

校长海伦(Helen Carmody)说:“法兰姬是个温暖、关怀他人和有爱心的人,她很受学生爱戴。”

一名毕业生杰西卡(Jessica Lee)对法兰姬老师留下深刻印象,直呼她是个“不可思议的老师”,老师在她生命中带来许多积极的影响。

 


Howard Horder; Susan Horder (妻子)

  • 澳洲籍 — 两夫妇在欧洲度假后回国

Michael Clancy ;Carol Clancy  (妻子)

  • 澳洲籍 — 已退休,两夫妇从欧洲度假后返回澳洲

Albert Rizk ;Maree Rizk (妻子)

  • 澳洲籍 — Albert是地产公司分行董事,两夫妇在欧洲度假一个月后回国

Helen Sidelik,女

  • 澳洲籍 — 在阿姆斯特丹参加朋友婚礼后回国

Roger Watson Guard ;Jill Helen Guard (妻子)

  • 澳洲籍 — Roger是一名临床病理学家,而太太则是医务人员,两人一同出席医学会议和度假后返回澳洲。

Wayne Baker,男;Theresa Baker,女

  • 澳洲籍 — 退休公务员,在欧洲度假后回国

Liliane Derden,女

  • 澳洲籍 — 在澳洲国家卫生和医药研究理事会上班

Emma Bell,女

  • 澳洲籍 — 教师,欧洲度假后回国

Jack Samuel O’Brien,男

  • 澳洲籍 — 欧洲度假7个星期后回程

英国籍


Cameron Dalzie(43岁)

  • 英国和南非双重国籍,定居大马── 救援直升机飞行员,被公司派去荷兰受训,返回大马时遇难。
Cameron Dalzie
Cameron Dalzie

卡麦隆是英国人,出生在非洲南部的辛巴威,持有双重国籍,据媒体报导,他当时是以英国护照登机。

他与太太育有2名分别是4及14岁的孩子,如今孩子将永远失去了挚爱的父亲。

卡麦隆受聘于马来西亚的加拿大直升机公司(CHC Helicopters),曾参与无数次的救援行动,去年10月举家搬迁到马来西亚定居。

他是被公司派去荷兰受训,在17日搭乘马航MH17客机返回马来西亚时罹难。

卡麦隆的同事,尼尔在推特上发文说:“谨致以深切的哀悼,我们失去了一个世上最棒的救援直升机飞行员,卡麦隆丹泽——最好的男人、父亲和丈夫。”

祸不单行的是,在空难发生后,卡麦隆的遗孀接到银行通知说丈夫的信用卡被盗用,一大笔钱从卡上被盗走,让她非常震惊。


Glenn Raymond Thomas(49岁)

  • 英国籍 — 世卫组织瑞士日内瓦总部“控制肺结核”部门媒体协调员
Glenn Raymond Thomas
Glenn Raymond Thomas

源自英国布莱克浦(Blackpool),生前与伙伴住在瑞士日内瓦,并在世界卫生组织(简称世卫组织)的“控制肺结核”部门工作,是MH17客机上10名英国乘客之一。

他此次是与其他6名爱滋病领域专家一同前往墨尔本参加国际爱滋恊会第20届国际会议。

之前,他也在英国广播公司BBC工作,主要报导“控制肺结核”部门新闻,也会定期地组织新闻发布会,并和其他记者一同宣传世卫组织的工作。

 


Richard Mayne

  • 英国籍
Richard Mayne
Richard Mayne

Richard Mayne拍拖5年的女友Abby Clark,在得知男友已随着MH17坠机身亡以後,在面书上尽述万般不舍,也上传了几张他们之前的甜蜜合照,面子书内有一段写着:“没有你(Richard Mayne)我现在不知道该怎麽办。”

她表示,Richard是她5年的情人知己,大家一起度过一段美好的年少轻狂岁月,也一起从英国私立学校迪克斯中学毕业,再一起进入英国名校利兹大学就读。

Richard 於利兹大学选修数学与金融系。

据英国《每日电讯报》报导,Richard是取得学生签证飞往澳洲,本欲展开12个月的精彩之旅。

Abby 在面子书的每帖悼文,让人动容,她原本还打算年底飞到澳洲找他一起欢庆圣诞节。

Richard在3月份曾一起参加珠穆朗玛峰探险,希望为英国儿童慈善机构Kidasha募款,他原定设下目标是680英镑(约3672令吉),但自从他乘坐MH17遇难後,他在JustGiving上建立的筹款帐号,截至7月23日已筹获1万1000英镑(约5万9392令吉)。

Richard的朋友Jacob Lupton目前代为处理该笔善款,并会将该笔钱转交Kidasha,以用於帮助尼泊尔的贫困儿童。

Richard的姑姑Elizabeth对於人们踊跃捐款感到非常欣慰,因为这是他原来的初衷,他一直为慈善不遗余力,这一世并没有白活。

Kidasha方面也发表声明称,在听闻Richard遇难后,他们皆感到十分悲伤,并非常感激他的支持,同时为失去他感到惋惜。

Richard Mayne
Richard Mayne

Ben Pocock

  • 英国籍 ─ 英国罗浮堡大学国际商学院二年级学士生
Ben Pocock
Ben Pocock

Ben来自英国西部港都的布里斯托尔,生前在英国罗浮堡大学(Loughborough University)求学,他此行目的地是澳洲,被大学分配到澳洲工作实习及转到澳洲的澳洲西澳大学(UWA)继续他为期半年的第三年学期。

罗浮堡大学代言人表示对Ben的骤然离世,感到震惊也非常难过,因为Ben是他们大学其中一名非常优秀的学生,也才完成他的第二年大学生涯,高高兴兴地准备到澳洲展开他人生的新篇章,却传出如此让人心碎的噩耗。

该大学因此宣布颁布第一荣誉学士学位予Ben以作表扬。

该名代言人还指出,Ben 也是一名杰出的运动员,在大学运动联盟的终极飞盘比赛中,他与其团队还赢得了年度队伍的荣耀。

在临上机两天前,Ben还在他的推特上贴文表示,他终于通过了第二年的大学考试,并成功进入第三年,还可以到澳洲去,欢愉心情表露无遗。

在上机当天18个小时前,他还赖在床上,表示自己很糟糕,连行李都还没有收拾。

他的家人表示会极度怀念他,因为他不但非常出色,有些小聪明,还很有运动细胞,人很亲切,很会照顾人,是个很爱玩闹及有趣的孩子,他的家人都对他寄予厚望,如今一切美好的将来已破灭。


Quinn Lucas Schansman(19岁)

  • 荷兰与美国双国籍 ─  学生,前往印尼度假与家人会合。
Quinn Lucas Schansman
Quinn Lucas Schansman

Quinn Lucas Schansman 拥有荷兰与美国双国籍,他出生在纽约,而他父亲托马斯则是为荷兰政府工作的,在死者小时候已全家搬迁到荷兰定居。

根据奎因面子书上的资料显示,今年4月24日,他到阿姆斯特丹就读国际商学院。

据悉,他的祖父出生于印尼,这次他们一家人准备与祖父在印尼度过3个星期的假期。

而奎因的的家人早到达了印尼,等待着奎因从阿姆斯特丹飞来会合,然而他们等到的却是儿子罹难的噩耗;现在,轮到死者父亲前往荷兰,等待儿子的遗体从残骸现场运返荷兰。

事发后,一名叫Floor van Dranen的女子,相信是奎因的女友,在他的面子书上上传了一张合照,如今看来分外令人感伤。

Floor van Dranen(右)在面子书上放与Quinn Lucas Schansman的合照,相信是他的女友。
Floor van Dranen(右)在面子书上放与Quinn Lucas Schansman的合照,相信是他的女友。

John Alder(63岁);Liam Sweeney(28岁)

  • 英国籍 ─  英格兰超级联赛球队纽卡斯尔联足球俱乐部的忠实粉丝
John Alder与Liam Sweeney
John Alder与Liam Sweeney

英格兰超级联赛球队纽卡斯尔联足球俱乐部(Newcastle United Football Club) 的两位忠实粉丝John Alde及Liam Sweeney,为赴纽西兰支持球队对阵丹尼丁(Dunedin)及惠灵顿(Wellington)两场季前热身赛,却不幸搭上马航MH17死亡航班,客死异乡。

Alder是纽卡斯尔的知名球迷,作为纽卡斯尔的死忠球迷,他自1973年来仅仅错过一场球队比赛;而Sweeney也常为纽卡斯尔联足球俱乐部,担任客场大巴志愿者带领球迷去客场观战。

这两位超级粉丝不但观看纽卡斯尔球队的每一场客场比赛,无论是正式比赛还是热身赛以及教学赛,他们也绝不错过。

球队主帅阿兰帕度表示,所有球员都被这一噩耗震惊,大家都知道他们俩对球队的情感有多么深厚;纽卡斯尔联足球俱乐部发起到纽卡斯尔圣占士公园举行悼念活动,他们至今共筹得近7000镑(3万7755令吉),扣除悼念开支馀额将交予两位死者家属。

John在纽卡球迷中非常出名,他每当观看比赛都经常穿着纽卡队服,每个人都喜欢他。

除了纽卡球迷难过以外,两人对球队的忠诚表现,亦感动同处英格兰东北的宿敌,新特兰球迷Gary Ferguson闻讯后设立筹款专页发起募捐,原只是希望筹集100英镑(约539令吉)办一个献花悼念仪式,最后却得到大批新特兰球迷响应,结果筹得逾2万7000英镑(约14万5640令吉),远超目标的270倍。

10559231_1450893238514990_1431094543_n


Stephen Anderson,男,英国人

  • 英国籍 —  RAF前搜救协调员,4年前搬到大马,回槟城与妻子Joanna团聚

加拿大籍


Andrei Anghel(24岁)

  • 加拿大籍 — 飞往峇厘岛度假。
Andrei Anghe
Andrei Anghe

Andrei Anghel是罗马尼亚Iuliu Hatieganu University的医科学生,这次不幸在飞往峇厘岛度假时遇难。

他是死亡班机上唯一的加拿大裔罹难者,据他姐姐Lexi Anghel透露,弟弟非常期待这次的峇厘岛之旅。

姐弟俩的感情非常好,乐希说:“这是他的梦想之旅,他非常喜欢户外活动,他说想要在峇厘岛爬山。”

安德雷在社交媒体Linkedin上形容自己对生物科学充满兴趣,他相信人们可以向简单的生命形式学习,他还打算学成后能够为这个世界贡献新的知识。

他的父亲Sorin指出:“所有人都知道他是个好人,他非常善良。”

“他爱人类,希望透过研究找出治愈癌症的疗法。”

一个如此开朗、阳光并且热爱生命的年轻人,竟然壮志未酬身先死,能不令人慨叹?


纽西兰籍


Mary Menke(65岁,纽西兰籍);Gerardus Menke(70岁,荷兰籍)

  • 与丈夫返回澳洲的住家。
Mary Menke & Gerardus Menke
Mary Menke & Gerardus Menke

Mary Menke与亲朋戚友在法国南部庆祝丈夫Gerardus Menke的70大寿后,动身返回在马拉库塔的住家,一个距离墨尔本约500公里外的小镇。

他们夫妇是出色的生意人,玛丽和女儿经营一家美发、美容沙龙;格拉德斯则经营鲍鱼珍珠生意,是MAPA Pearl珠宝公司老板,也是鲍鱼渔民合作协会的主任。

他们夫妇在去年10月的东部吉普斯兰企业奖中,获得了评委特别奖,以表彰他们的贡献。


比利时籍


Benoit Chardome(51岁)

  • 比利时籍 ─ 与新婚丈夫度蜜月后,返回印尼峇厘岛住家时遇难。
Benoit Chardome
Benoit Chardome

Benoit曾住在纽西兰十多年,经营一家酒店和两家餐厅,直到6年前才搬到峇厘岛开一家乡村俱乐部。

据悉,Benoit遇难前是带着新婚丈夫Puput(马来西亚籍)回到比利时的安特卫普(Antwerp)度蜜月。

后来他因为工作原因而被紧急召回峇厘岛,Puput则在瑞士拜访朋友,没想到Benoit这一去,就撒手人间了。

伤心欲绝的Puput事后在Benoit的面子书上留言道:“我爱你,我亲爱的。”

Benoit(左)遇难前是带着新婚丈夫Puput(马来西亚籍)回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度蜜月。
Benoit(左)遇难前是带着新婚丈夫Puput(马来西亚籍)回比利时的安特卫普度蜜月。

Rik Schuyesmans

  • 比利时籍 ─ 教师,到亚洲度假,妻子不舒服没有同行

Jan Noreilde;Annemieke Hakse (Jan 的妻子); Steven Noreilde (Jan的儿子)

  • 比利时籍 ─ Jan是一名财务总监,携家人到印尼峇厘岛度假

德国籍


Fatima Dyczynski(25岁)

  • 德国籍 — 正飞往珀斯与父母会合,并将在珀斯的IBM公司展开实习生新生活。
Fatima Dyczynski
Fatima Dyczynski

 “我们知道那里很危险,但是我们还是得去找,因为她是我们的女儿!”

她的父母坚信女儿仍存活着,就算被告知灾难现场是战区,还是坚持要到现场去寻找女儿。

死者的父亲Dr Jerzy Dyczynski也被称作乔治,他是一位资深的医生。

乔治的朋友,前电台主持人赛特勒在博客上说,乔治一直抱着女儿能幸存的希望,并祈祷会出现奇迹。

据悉,Fatima 在登机前,曾通过Skype与身在澳洲珀斯的父母通话,告知他们正在行程途中。

Fatima 是个年轻有为,前途无量的年轻人,当时她正准备从德国搬去柏斯(Perth)与父母同住,进入IBM公司当一名实习生展开新生活。

Fatima梦想是成为一名太空人
Fatima梦想是成为一名太空人

据父亲透露,法蒂玛在荷兰的代尔夫特理工大学(Delft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获得科学学位,专攻航天、航空工程,她的梦想是成为一名太空人。

Dr Jerzy Dyczynski(左)与他的太太依旧坚信着他们的女儿还活着。
Dr Jerzy Dyczynski(左)与他的太太依旧坚信着他们的女儿还活着。

赛特勒在其女儿的专页上写道:“那是一所世界上顶尖理工大学之一,她已经有足够的资格成为我们(德国)第一位的女性太空人。”


MH17班机共298人罹难(阅:马航MH17班机乘客名单),以上只是摘录部份罹难者生平。
延伸阅读 愿君安息:
妻子逃过MH370 丈夫躲不过MH17
一家六口回家过节梦碎
玩笑成真 荷兰男子搭死亡班机
纳吉继祖母出游成永别!
澳洲一家祖孙4人丧命
希山慕丁:你们的悲哀,我懂
空姐无法回乡过节的痛
女教授携子偕妹罹难
大马女子偕香港夫婿遇难
印尼男子回国奔丧遇死神
空姐逃过MH370 逃不过MH17
异国爱侣 至死不渝
赴东南亚旅游 英两家庭一去不返
罹难者母亲 哭求普京还遗体
空服员坠机刹那的最后时光
舅舅送不出去的玩具
澳洲华裔夫妻来不及回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