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9日讯)每逢佳节倍思亲,开斋节对穆斯林意义非凡,也是亲友团聚的日子,但对我国变性人却是人生选择题,要留下陪伴爱人或是回乡亲人团聚,面临两者无法并存的窘境。

38岁的法祖依兹万(Faizul Izwan suffian)出生时是一名男生,但他在8岁时意识到自己有一个“女人”的灵魂,然而身为穆斯林的他,却无法将其真实感受告知自己的父母。

“我喜欢穿女装,当我去上宗教课我爱上戴头巾的美丽,所以我强迫妈妈给我缝了一个。”

“他们不喜欢看到我穿女装,所以为了避免受到责备,我只能默默藏起自己的喜好。”

■坦白遭逐出家门

法祖依兹万目前是在粉红三角基金会(Pink Triangle Foundation)担任财政文员,而他也随着年龄的增长,选择做回自己,不再隐瞒。

但他的坦白并未获得父母的谅解,他的父亲对于他选择当一个变性人感到愤怒,更因此将他逐出家门,即便后来回到家中仍受到冷嘲热讽。

“当时我逃到一个朋友家,但一个月后我开始想念他们,我从未离家这么长时间,最终我也选择妥协。”

“但是当我回到家里,我的父母却认为我得了爱滋病,因为我选择变成一个女性,他们认为这将带有病毒。”

■不悔改变性别

如今改名为卡美利亚(Camelia)的她表示,成为百分百女人后,却未能如过去般感受到开斋节的喜悦,但她不曾后悔,至少能做回自己是快乐的。

“自从我出柜后,我离家已经有10年。我自己也害怕回到乡下,我也害怕自己无法接受亲人对我的看法。”

她说,社会的耻辱攻击,成为她放弃家园选择到吉隆坡辛勤工作谋生的理由。

“搬到吉隆坡给了我很多宝贵的经验与启发,也让我能向父母证明我也可以成功。”

■法律无保障处处受限制

她也坦言,移居到吉隆坡也未必事事能称心如意。

“有一次我在工厂上班时,一群男人趁我上厕所的当儿,强迫我口交,我很难过,这些人无法像尊重普通人一样尊重我们。”

尝尽人生酸甜苦辣的她表示,日常生活中也遇到诸多限制,这都是因为法律无法允许变性人如其他人一样独立生活。

延伸阅读:
申请改IC资料失败 变性人反赔RM3千
【人权组织:变性人遭执法人员性】
【大马银行提倡同志? 凯里:JMM愚蠢】
Ambank:没倡行同志权益】
穆斯林律师公会:上诉庭判错案】
【平等对待中性人】
【8位最具影响力的大马变性人】
不满变性人可穿女装-isma吁上诉
变性人穿女装无罪!
变性人悲歌唱不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