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4日讯)政府于2011年开始推行杂货店转型计划(TUKAR),旨在让传统杂货店迈向现代化,而这几年政府不断援引数字证明计划的优异成果,各中文报章也赞扬贸消部政绩,此时却有疑似受骗而负债累累的杂货店小商家出面哭诉,披露TUKAR的操作内幕!

依据TUKAR计划,除了借贷予商家,国内贸易、合作社及消费部还为杂货商家提供营运咨询与监督,希望让他们在零售业中提升竞争力,以对抗国内日渐林立的大型超市和霸级市场。

但这些受困在该计划的小商家投诉,政府委派的顾问强迫他们斥巨资为店面装修,更要求他们向指定供货商购买指定的杂货商品,但这些建议与举措,却正好是构成小商家生意失败的主因!

■政府高度赞颂贸消部政绩

一手推动TUKAR的前贸消部部长依斯迈沙比里(现任乡村与区域部长)曾在2013年宣称,TUKAR第一年就已成功为568间杂货店转型,其销售额从2万4126令吉增至3万2397令吉,增幅高达35%。

之后于2014年接任贸消部部长的拿督斯里哈山马力指出,TUKAR反应良好且成功达致目标,当局将继续推行该计划的下一个进程。

首相署表现管理及传递单位(PEMANDU)也捍卫TUKAR计划的表现,指截至去年年底,亦即TUKAR计划落实的第四年,共有1914间杂货店成功转型,而这将为2020年达成5000家转型店的目标累积增加38%的成果。

但《大马内幕者》援引2014年4月的总稽查司报告,指70家TUKAR注册店铺中有26%的营业额下降,14%的店铺宣告倒闭,而该报告也称,计划受挫的原因是同一地区其他零售商的相互竞争。

《大马内幕者》也访问该计划申请者,揭发转型计划受挫的主因极可能和贸消部所委派的咨询顾问有关,也疑似涉及了合作供货商舞弊,但贸消部未对记者的询问做出回复。

■质疑装修店面的成本额

其中一名遭遇困境的杂货店主是50岁的詹希(Jancy),她是一名单亲妈妈,其丈夫在2006年去世,独自拉拔2名将上大学的孩子。

她于2012年注册政府推行的杂货店转型计划,却在遵照政府人员的营运指导后亏损连连,至今已背负了6万令吉的债务。

于是她被迫结束位于孟沙的杂货店,把店面转为餐厅以求生存。

“我(对转型计划)态度开放,因为我认为这将产生更多利润,此外,他们说我的店会转型成像7-11那样的便利店。”

“用了4万令吉进行店面装修,他们重新安排店面布局,只增加了一些灯、固定电线和支架、油漆,还有自动收银机。我不认为这些真正的成本会那么多。”

“另外2万令吉,用来买杂货。他们指定了一个来自大型超市的顾问来监督我们,我们不得不在一天内花了2万令吉来和他们进口杂货。”

■商品过期被迫丢掉

但詹希发现,依据顾问意见而向合作超市进货的商品却在很短的时间内过期,不得不把他们扔掉。

“洗发精、快熟面、辣椒酱、酱油等杂货必须丢掉。但在购买这些东西时,我不认为它们大部分会那么快过期。”

“同时,顾问告诉我,如果我买了那些东西,它们将很快被抢购一空,因为我重新装修过的店面会吸引顾客。”

詹希说:“看起来我像是被骗了。”

■转开餐厅以偿还债务

随着亏损了一年,她决定改而经营餐厅,每天从早上7时30分工作到晚上10时,但这时候街坊与顾客都知道她欠了一大笔债,这让她感到尴尬。

“我损失惨重,还有6万令吉的贷款必须还债,TUKAR的律师来我店里,威胁我若不还债就要把我告上法庭。”

“我只好转行。如果我继续靠杂货店维生,我和我的孩子不可能存活下来。”

“有朋友也想注册TUKAR的计划,询问我的意见,我都叫他们别这么做。”

■原本对TUKAR充满信心

另一名遭受同样命运的杂货店商事70岁的玛丽(Mary P. John),她的家族在吉隆坡武吉帝沙花园经营一家迷你超市。

她听取朋友的建议,在两年前注册了TUKAR方案。

“他们说,这个计划是要帮助我们这种小型企业发展,当时,我们还没有足够的钱继续为店面进货。”

“TUKAR来我们的店面做了翻修,花了3万令吉让它看起来更好,还给了我们7万令吉贷款。”

■蒙受巨亏咬牙苦撑

TUKAR也设置了3万令吉作为玛丽购买新商品的资本,并建议他们从吉隆坡小印度的一家超级市场进货。

“这个被推荐的进货方相当昂贵,但我们仍必须按照他们的指示,从那里卖了很多很多杂货。最终,大部分的商品都卖不出去,像面粉、木豆之类的过期商品,只能丢掉。”

玛丽承认,她在决定注册TUKAR之前没有做过任何调查,也没有咨询任何人的意见。

“我们觉得上当了,而且还在偿还贷款。因为这一点,我的亲戚都指责我注册TUKAR是做错了。”

玛丽的杂货店目前仍在开业营运,但尚未从严重亏损中恢复元气。

■贸消部尚未作出解释

TUKAR本被视为贸消部的一大政绩,但随着该转型计划的弊病一一涌现,贸消部恐也难逃人民的问责与质疑。

依斯迈沙比里现任职乡村与区域发展部长,他早前也提出建议,在人民信托基金会(MARA)大厦三楼设立只允许马来商家经营的“第二刘蝶广场”,以免再次发生种族骚乱。

MARA主席丹斯里安努亚慕沙表示支持,随后开始着手该计划,依斯迈沙比里8月20日宣布新广场将在三个月后完工,更建议MARA成立附属公司作为电讯器材经销商,以省去中间商的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