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4日讯)在纽西兰被控猥亵罪的前武官利查曼向威灵顿法庭承认曾光顾著名脱衣舞娘俱乐部,但他辩称自己只是去听音乐解压而已!

根据《纽西兰先驱报》报导,主控官格兰特盘问利查曼是否曾两次光顾脱衣舞娘俱乐部“美人鱼”时,利查曼坦承有,但只是为了纾解压力。

部分法庭问答录:
检察官:那里(俱乐部)的女人有脱衣服吗?
利查曼:只是脱上衣。
检察官:那里(俱乐部)的女人有裸体吗?
利查曼:有。
检察官:那你对这些女人是否感兴趣?
利查曼:没有。
检察官:那你为何到脱衣舞俱乐部?
利查曼:去听听音乐和放松压力。
■曾调戏女店员被轰出商店

此外,控方也在庭上爆出利查曼曾与其他女性发生过肢体纠纷。

根据调查报告,利查曼曾在去年5月2日於威灵顿一家名为“Cosmic on Cuba”的商店购买大麻,期间他更因企图调戏两名女店员,而被赶出商店。

主控官盘问利查曼是否曾在店内询问两名女店员有没有男朋友以及邀请其中一名女性下班后喝酒时,利查曼仅表示:“好象是。”

但利查曼坚称“不记得”曾在其中一名女性准备要远离他时,对该名女性作出搭肩的动作,而主控官也续问事后他是否被一名男店员“护送”离开商店,利查曼表示不记得。

■检察官爆捏造戒毒口供

另一方面,报告也指出,利查曼承认曾在大马吸食大麻,却强烈否认在纽西兰期间有过吸毒行为。

利查曼在庭上表示,他在中学时期就与朋友相约吸食大麻,更承认大麻帮助他舒缓压力。

然而,检察官却爆出利查曼在去年就曾购买大麻合成品,且有银行结单为证,与他在今年8月向心理医生声称除了酒精,就没有碰毒品一事,完全不吻合。

对此利查曼辩说:“我没有刻意隐瞒,但也没有提到,因为我很少这样做。我已经很久没有沾(大麻)了。”

“我也不记得(在纽西兰)有没有吸食,但我承认有买过(大麻)。”

询及购买大麻的用途,利查曼表示记忆模糊,不确定为何购买,但当时他曾感到心烦意乱。

“或许是买来纾解工作压力。”

■曾有跟踪其他女子案底

与此同时,检察官还提及2014年5月8日利查曼跟踪一位女子的案件。

然而,利查曼坚持说,他当时只是想向这位女子倾诉他遇到的问题。

据伯斯顿描述,途中该女子走进一家商店,企图脱身,而利查曼则一直在商店外盯着她。

随后女子驾车离开,利查曼摇下车窗开车紧随她,女子最终被迫将车停在另一家商店寻求保护。

利查曼声称他只是在逛商店,“没有意识到”自己在跟踪这位女士。

■“大马微笑风俗”暗藏玄机?

在盘问环节中,主控官直言利查曼对于“漂亮年轻女性”特别感兴趣,但利查曼否认有关说法,并表示“我只是想要跟别人倾诉某些事情”。

主控官接连提问,若美女给利查曼一个拥抱、一个亲吻,甚至是商店女店员和脱衣舞娘愿意陪他上床,都能替他解压,利查曼都逐一否认,强调自己只是想要找人倾诉。

《人民邮报》早前报导,利查曼在庭上表示,他第一次见到受害者贝灵丝丽是在一家超市,而且从受害者的肢体语言中,认为受害者愿意与他交朋友。

“当她经过我前方时,我确认她用眼神传递了这个讯息。”

“这是大马的风俗习惯,当一个女性向男性微笑时,意味着他们愿意认识彼此。”

延伸阅读
大马前武官或服大麻 脱裤肉搏受害者
裸身现洋妞住家 大马前武官认罪
性侵案女主角控诉如被灭音
涉性侵官员 最快下周一赴纽
涉性侵官员要斋戒月后才返纽国
纽西兰:涉性侵官员一到就抓
大马涉性侵官员遣送纽西兰
阿尼法:大马情非得已才撤特权
马外交官涉破门施暴 安然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