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5日讯)大马人权份子和文化专家驳斥前武官利查曼的谬论,指一名女性向一名男性微笑不表示该名男子可以跟踪女子回家,而这也不是大马人的习俗。

《星报》引述Pusaka文化组织创办人邱艾丁的谈话说:“完全没有这样的习俗,这完全是父权主义文化、男士沙文主,以及偏执迂腐的意识型态作怪,这种以男性为尊的风气卅年来已有。 ”

他说,以男性为主的社会风气,才在社会滋生了这种看法。

他指出,在亚洲社会女士的地位是崇高及备受尊敬的,因此声称女子微笑传情即意会是可以追她,根本是没有历史根据。

国民大学荣誉教授三苏安里则指出,大马没有这样的习俗,而这只是个人行为,绝非文化风气。

“我们在研究任何文化时,需分清楚什么是个人行为,而这行为是否符合整个团体的社会规范。 我可以是马来社会的一群,说马来话,信奉伊斯兰,及执行马来人文化,可是没有什么可以阻止我,做为一个个别人土,去赌或饮酒等有违教义的事情。 ”

他强调,一个人的个别行为是与他所归属的社会价值观及文化是切割开来的。 他认为,利查曼编造这样的说法,可能是被拒后的心生怨气。

而妇女援助组织执行董事苏蜜特拉受访时说,“这完全是妄想。”

“在任何国家的文化里,任何文明世界里,一个女子微笑是不是让一个男子可以对她为所欲为,侵犯她的权利。 ”

■利查曼被控猥亵罪

现年39岁的被告莫哈末利查曼,曾是大马驻纽西兰最高专员署前助理武官,在去年因被揭发尾随纽西兰女子并试图性侵女子后急速返回大马,被纽西兰媒体质疑大马包庇,全因有外交豁免权之嫌。

他最终被引渡回纽西兰,被控以强奸未遂、非法入侵他人住宅等罪名,然而他在上周一改口认罪猥亵后,另两罪撤销。

但他在周五于法庭自辩时说,他是在女受害者家外突然撒粪要借用厕所才入屋脱裤,还有他深信在大马,只要女子望一眼就是传情示意、相信蛊术、曾吸大麻和到夜店看脱衣舞,只为了抒解压力等。

延伸阅读
柔苏丹后基金会驳斥前武官谬论
没穿裤闯住家?前武官:我“赖屎”了!
“没想过跟人上床” 前武官:只想聊天
大马前武官或服大麻 脱裤肉搏受害者
裸身现洋妞住家 大马前武官认罪
性侵案女主角控诉如被灭音
涉性侵官员 最快下周一赴纽
涉性侵官员要斋戒月后才返纽国
纽西兰:涉性侵官员一到就抓
大马涉性侵官员遣送纽西兰
阿尼法:大马情非得已才撤特权
马外交官涉破门施暴 安然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