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11日讯)在洋妞家脱裤进屋而承认犯罪的大马前助理武官莫哈末利查曼案续审,再有新论点,包括他对年轻女子的性欲高涨,而且利查曼的失控行为全因有邪灵附身而致,其妻子更担心他有自杀倾向!

其代表律师史迪文表示,利查曼的妻子曾透露,其丈夫在接受国防部调派至威灵顿的工作后,就出现一系列健康和行为失常的问题。

史迪文在庭上指出,据《纽西兰先驱报》曾报导,他的行为也包括了“幻觉”、失忆和心悸。

“利查曼的言行举止显然有所不同,但有时候却正常如从前,有时候却异常。他的记性不太好,经常忘事,而事发当天的状态也不佳。”

“利查曼也会无预警地在桌上睡着,或时常在一个地方坐上数小时,精神涣散或发呆。”

“他的妻子也注意到自己的丈夫变得焦虑,在祈祷时经常忘词,即便这是每日5次必说的经文,偶尔也被发现在街上溜达、呆坐数小时。”

妻子曾担忧丈夫自杀

史迪文也揭露,利查曼妻子曾担心自己的丈夫会自杀。

“她形容她是如何收藏家中的刀子,所以这些证据替利查曼在5月9日,即案发当日解释了其所作出的脱序行为。”

“他的思绪受部队恶习影响,以致心理状态出现异常,让他没有意识到案发当日,他裸露下体进入一个陌生女子的卧室,是不恰当的行为。”

“而利查曼毫无疑问是心理状态不正常。”

史迪文在今日开庭前也提交了利查曼的精神评估,包括其吸食大麻合成品以致对一个女人作出攻击性行为。

■上校曾考虑调回利查曼

此外,利查曼是否患有精神疾病也备受争议,《先驱报》早前报导,指利查曼患有“混合抑郁和焦虑”,但不属于精神疾病。

这份报告是去年5月利查曼在被法官谕令前往惠灵顿医药报告进行精神诊断而得出。

史迪文对此表示,利查曼的大马籍外交部同事在案发前数星期就发现利查曼行为有异常。

他指出,在发生企图性侵案前,大马籍上校就曾考虑将利查曼调回大马。

■利查曼行径可被理解

他续称,因此利查曼的诸多不妥行为是可被理解的,但对于贝灵丝丽而言则是一个极大的错误。

“她以为她能够靠以及之人将这个男人(利查曼)赶出房间以求自保。”

史迪文补充说,利查曼有着军事背景且受过训练,可轻而易举制服任何他想制服的人。

“但案发时,他允许自己被推开,走出房间,这一切行为都与利查曼的口供一致,即解释他只是想要走进房子借厕所,而非意图性侵。”

较早前, 此案主控官布尔顿则在庭上陈词时指出,利查曼在跟随受冉者具灵丝丽回家时,已表现出对年轻女子有高涨的性欲望。

利查曼被控于去年5月9日,跟踪22岁的纽西兰女子贝灵丝丽回到位于布鲁克林郊区的住家,涉嫌破门行窃和企图性侵,但利查曼只承认猥褻罪行,而其他控状则在他认罪后被撤销。

他上周五在法庭自辩时说,他是在女受害者家外突然撒粪要借用厕所才入屋脱裤。此外,他深信在大马,只要女子向一名男性微笑就是传情示意;而他相信蛊术、曾吸大麻和到夜店看脱衣舞,只为了抒解压力等。

法庭今日也宣布会继续扣押利查曼,并会在明年2月时才下判。

延伸阅读
柔苏丹后基金会驳斥前武官谬论
女子微笑放电?学者斥前武官胡扯!
马来谐星讽前武官:女子对我微笑
没穿裤闯住家?前武官:我“赖屎”了!
“没想过跟人上床” 前武官:只想聊天
大马前武官或服大麻 脱裤肉搏受害者
裸身现洋妞住家 大马前武官认罪
性侵案女主角控诉如被灭音
涉性侵官员 最快下周一赴纽
涉性侵官员要斋戒月后才返纽国
纽西兰:涉性侵官员一到就抓
大马涉性侵官员遣送纽西兰
阿尼法:大马情非得已才撤特权
马外交官涉破门施暴 安然回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