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4日讯)撤换吉打州大臣风波在新大臣于今日宣誓上任后落幕,前《新海峡时报》总编辑卡迪嘉欣质疑没有任何一位国阵吉打州议员挺身声援前大臣拿督斯里慕克里兹的情况,并狠批这些国阵州议员都是吃糠者!

吃糠者(pemakan dedak)是马来网络语,有严重的贬义,意思是指那些接受低廉酬劳,帮他人做污秽事情的人,例如专制造网络谣言污蔑他人的网络枪手。

卡迪嘉欣在部落格撰文说,慕克里兹当了1003天大臣,不可能完全没有州议员支持慕克里兹,所以他怀疑所有国阵州议员都是吃糟糠,还是凸显反贪污委员会的失败(暗讽反贪会没有调查撤换大臣是否涉及贿赂)。

■与阿末峇沙是旧相识

他透露,他跟新大臣拿督斯里阿末峇沙算是世交,两人的父亲关系交好,彼此都是一起打拼的草根阶级。

正当大家都关注阿末峇沙的低学历是否有资格担任大臣时,卡迪嘉欣反而声援阿末峇沙,指以学历攻击阿末峇沙者没有风度。

“阿末峇沙无需感到羞耻,反而应该光荣,他是一个橡胶商人的孩子,只有中学学历,竟然能登上大臣宝座。”

他说,他与阿末峇沙年轻时,很多人包括他自己都是受教育不高,因为生活逼人,他们必须在满法定年龄后就出来打工。

“应羞耻的是那些自称高学历的巫统州议员,如果他们那么厉害,又不见他们当大臣?”

“高学历、工于心计、自称有世界水准像老外那又如何?还是当不了大臣。”

■纳吉宁愿相信中学毕业生

他继承,阿末峇沙只是中学毕业,但是却成为倒慕克里兹的头领,显示阿末峇沙更胜过美国、日本顶尖大学的毕业生。

“不只是这样,首相拿督斯里纳吉宁愿相信一个中学毕业生,也不要那些拥文凭、学士、硕士学位的吉打州议员。”

他讽刺说,或许上述情况才是巫统的真实情况,只要懂得耍心计,中学毕业生也可当大臣。

最后他再次提及吃糟糠一事,指他自己对糟糠蛮有研究,因为他父亲曾在米厂打工。

“糠是米加工过程中的副产品,通常糠是用来饲养鸡、鸭以及猪。”

“可是糠不太好吃,所以必须混合米饭以及其他食物残渣,如果不小心参杂到不适合的东西,会导致鸡、鸭、猪窒息而死。”

“所以,吃糠的时候,真的要小心(别呛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