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5日讯)大马LGBT活跃分子与跨性别协会创办人多利亚(Dorian Wilde)表示,大马变性人在生活上面对的障碍与日俱增,连联邦宪法保障下的人人平等、自由表达的基本人权也被剥夺了。

多利亚指出,主流媒体投射在变性人身上的负面焦点,让变性人变成政治化课题,而马来西亚越趋伊斯兰化的发展,也导致变性人承受更恶劣的侮辱、生活变得更为艰苦。

由变性者维权组织“姐妹要正义”(Justice for Sisters)和对话小组举办的《人权和马来西亚变性人社群:挑战与潜力》论坛上,多利亚表示,变性人遭受众多不平等待遇,有者天天受到骚扰、被粗暴对待,更甚的是,也有变性人遭到性虐待。

“对政治人物而言,他们认为只要在变性人议题上表现出严厉反对的态度,就能为自己带来正面形象加分,但事实上,这样的认知是错误的。”

■大马80年代较开明

他也举例说,80年代大马人较开明,对待变性人较和气,且许多诊所也提供变性手术,不过在1983年,法院却禁止变性手术和穆斯林医生禁止执行手术。

他补充,尊重人权是普世价值观,并非白人世界而已,然而身份证明也是变性人当前所面对的困境之一。

“目前没有任何法律禁止人们更改他们的身份,无论是亚洲人或是穆斯林。”

随着上诉庭早前指出1992年伊斯兰刑事法(森美兰州)第66条文是违宪的,他认为,变性人的窘境或许仍有转机。

去年11月7日,上诉庭裁决森州伊斯兰局无权因“男穿女装”而逮捕3名穆斯林变性人,同时指出森州伊斯兰事务局援引1992年伊斯兰刑事法(森美兰州)第66条文进行逮捕是违宪的。

出席论坛者包括维权律师陈丽燕、马来西亚国民大学(UKM)马来世界与文明研究院法伊扎博士(Mohd Faizal Musa)以及律师公会宪法委员会主席菲尔道斯(Firdaus Husni)。

■上诉庭标杆性裁决

陈丽燕表示,无论联邦法院针对州政府上诉给予任何裁决,上诉庭早前的判决已经是变性人社群的一大胜利。

“在意义上是一个思想的转变,他们不再需要受到这条违背联邦宪法的法律压迫。”

“上诉庭的裁决让他们勇于反抗任何的虐待与歧视。”

她也指出,宗教局透过宗教来压制人民世俗的权利,以保住自身的权力,甚至让人民不敢对宗教提出质疑。

此外,菲尔道斯也认为,上诉庭的裁决是一个意外的惊喜。

“这是非常大胆的判决。变性人穿女装的确触犯伊斯兰法,但联邦宪法才是维持司法体系的最高法律。”

 

延伸阅读
【评论:勿再妖魔化变性人
敦马:变性人也应受公平对待
穆斯林律师公会:上诉庭判错案
副揆:变性人穿女装判决太震憾
不满变性人可穿女装 ISMA吁上诉
变性人穿女装无罪!
变性人悲歌唱不停
人权组织:变性人遭执法人员性侵
威严事关重大 宗教局应翻案
变性人各州刑罚大不同!
【”我在狱中口交陪睡的日子”
曾被鸡奸 有毒环境促成变性人?
巫青大会将辩论变性人穿女装
伊党斥上诉庭纵容异端
那些年,宗教单位教会我们的事
2大马变性人赴泰参加选美
8位最具影响力的大马变性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