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隆坡25日讯)新加坡于1965年8月9日被迫脱离马来西亚独立时,已故建国总理李光耀感触落泪的画面让人印象深刻。但一份机密文件曝露,李光耀一直在背后策划新马分家事宜,甚至表示“一个比大马更繁荣和蓬勃发展的新加坡,最是吸引人。”

《新海峡时报》报导,新加坡国家博物院自9月开始名为《共创家国》的特展,以115件珍贵历史文物、史料和照片等,绘述新加坡独立后首个10年的历史,让民众一窥新加坡第一代领导人如何白手建立一个国家。

当中的亮点文物包括已故前副总理吴庆瑞博士,有关新马分家的笔记与历史文件。名为“信天翁档案”(The Albatross File)的历史文献,原本属于“最高机密”档案,最近才解密。

南洋理工大学博士生Edmund Lim在新加坡《海峡时报》发表的评论中提到,“信天翁”指的是大马,以及新马合并如何成为新加坡的累赘。

Edmund Lim写道:“吴庆瑞博士是新加坡的建国领袖之一,这些最高机密档案一直由他负责看管。他是李光耀的得力助手,曾出任新加坡的财政部长、国防部长、教育部长和副总理。他在新马分家的谈判中扮演关键角色。”

据Edmund Lim指出,这批被保管了数十年的机密档案中有3个亮点。首先是李光耀的亲笔信,信中提及他授权吴庆瑞跟敦拉萨等马来西亚高层谈判分家事宜。

■预见能避开种族冲突

其次是李光耀于1965年写的备忘录,当中提到:“当东姑去年(1964年)12月通知庆瑞,他想让新加坡脱离马来亚独立时,我们先是感到相当兴奋。因为他们显然也明白到我们无法融入马来西亚,以及永远服从马来人至上的信条。”

“接着,若马来亚发生涉及语言和其他课题的公共冲突,我们将不受牵连。我们兴许在新马合并失败后,避开正在马来亚逐步酝酿起来的种族冲突。”

Edmund Lim补充指,李光耀写道“新马合并失败最吸引人之处就是,我们有望得到全世界的好处–共同市场、政治稳定创造经济扩张,以及新加坡得以享受自治,不受吉隆坡干扰。此外,新加坡比大马更繁荣和蓬勃发展的愿景,最是吸引人。”

最后一份文件则是吴庆瑞于1965年7月20日与敦拉萨会面时写的笔记。根据该笔记,吴庆瑞试图说服大马领袖,两国困境的唯一出路“是让新加坡完全脱离独立”,且“必须静悄悄地速战速决,以让它看起来就像是既成事实”。

 

延伸阅读:

李光耀唱歌感动东姑 促成马新合并

被踢出马来西亚 李光耀痛哭